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柯克兰家的大厨记录报告02

感觉似乎有点慢热啊…嘛不管了

突然发现其实马修应该是哥哥但我比较喜欢弟弟的设定耶[ni

老米戏份太多,我要开始删减了[并不

厚颜无耻地打上tag

ooc!ooc!ooc!

=================================

02

  趁着亚瑟洗澡的时间,两个小家伙偷偷摸摸地下了楼,出了房门,走出种满玫瑰的花园,直到那块用花体字写着“柯克兰”的镶金门牌消失在视野里,阿尔弗雷德才松了口气。

  这可是他和马修的第一次一个人出门,阿尔弗雷德想着,突然兴奋地不行。他岔开双脚,一只手插着腰另一只手指向天空,用自认为很帅但其实很像鸭子的叫声的笑声回应着这个动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hero就要拯救世界了!马修,我们走!”

  马修温顺的笑着任由兄长牵着自己,然后暗自叹了口气。

  两个小孩漫无目的地走在街头,阿尔弗雷德调皮的不行,拉着马修这儿瞧瞧那儿看看,不一会儿就把原本的目的忘记了。

  L城的街头热闹极了,叫卖与吆喝声立刻就吸引了两个小孩的注意力,在这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散发出的香味也令人沉醉不已。于是不过才半小时的时间,阿尔弗雷德和马修手上就拿满了糖果。阿尔弗雷德吃得满嘴都是巧克力,嘟哝着:“哦,天哪,比起司康来说这种巧克力糖简直就是人间美味!马修你说呢?”

  马修赞同地点了点头,他把糖纸小心翼翼地叠好放进口袋,一脸满足。突然间阿尔弗雷德听见了一阵熟悉地铃铛声,瞬间眼前一亮。

  “是冰淇淋车!”两兄弟的声音一大一小,阿尔弗雷德叫了声“快点”便站起来转身就跑。一路小跑到冰淇淋车前停下,阿尔弗雷德一摸口袋脸色一变,那里面居然仅剩下一个可怜的硬币了。

  “见鬼,”他暗骂了句,“马修你还有硬币吗?”

  并没有得到回应。阿尔弗雷德一愣,转身,映入眼帘地却是灰色的世界。

  “……马修?”阿尔弗雷德又叫了一声,四处看了看,那顶令人熟悉的金毛却一直没有出现在视野。

  阿尔弗雷德头脑一阵晕眩,附近厚重的人潮让他窒息。他的心里空落落的,碧蓝色双眼中出现的是极度的恐慌与绝望。他小跑着穿过人潮,不停张望着,眼圈也随着那抹恐惧的出现而越变越红。

  他不停地叫着自己兄弟的名字,手脚发软的感觉令他很不适应。最后他回到了之前两人一直待着的地方,那里却空无一人。

  阿尔弗雷德跌撞了一下摔倒在地,他抬起头来,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他这时疯狂地想念着亚瑟的怀抱和弟弟的积木城,可一切都已经晚了。

  “埃尔夫!”

  熟悉地小小声音响在耳边,阿尔弗雷德的哭声戛然而止,他哽咽地抬眼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从眼泪中看到了无数个马修和他身边牵着他的男人。

  “马修,你到哪里去了!”他无视了那个男人,一脸委屈的问着。

  “你走太快了……”马修嘟着嘴。

  “这就是你的兄弟吗?”他听见那个男人突然发出的慵懒又柔和的问话,带着点法语腔调的英文让阿尔弗雷德有些不适应。马修怯生生地点了点头,男人蹲下身来把阿尔弗雷德扶了起来,然后擦干了他的眼泪。阿尔弗雷德这才看清楚这个有着金色长发的男人,瘦削好看的脸配上紫色的眸子与扎起的小辫子格外好看。

  “你是谁?”阿尔弗雷德把马修牵到自己身后带有些敌意地问,刚刚哭过的他还在抽噎,甚至打了个喷嚏冒出了鼻涕泡泡。男人闷笑了两声,带有宠溺意味地捏了捏阿尔弗雷德的小鼻子,“我投降,可爱的小家伙。我只是找到你身后的小甜心把他带给你而已。”

  “这个叔叔不是坏人。”马修这时也开口说道,阿尔弗雷德有些烦躁地把男人的手拍开,还在抽噎的他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马修叹了口气,他的眼圈也有些红,似乎刚刚才哭过:“谢谢叔叔。”

  “不用客气,真是个小绅士呢。”男人又笑了,他站起身来揉了揉阿尔弗雷德的头,“你们的爸爸妈妈呢?”

  听到这个问题,兄弟俩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有些羞红。最后阿尔弗雷德十分少见的用细若蚊鸣的声音回答:“呃,在家里……”

  离家出走?男人挑了挑眉。

  当然不是!阿尔弗雷德抬头瞪了他一眼。

  “好吧,好吧,”男人叹了口气,作出很无奈的表情来,“那么,你们的家在哪?”

  “不回家,我们还没有完成任务!”阿尔弗雷德立即跳脚,“hero没有完成任务就不是hero了!”

  马修无语地看着兄长,尴尬地把视线瞥向别的地方。男人却从善如流:“原来如此,不过亲爱的小英雄,你的衣服现在可一点也不英雄。”

  阿尔弗雷德闻言低头,惊奇的发现自己的白衬衫上全是泥巴,灰尘与油渍。

  ……亚瑟一定会发飙的吧。他想着,嘟起了嘴。男人见状想了想,又安慰性地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脑袋:“你们想去我家吗?在我家换个衣服,我打电话让你们父母来接你们。”

  “亚瑟说过我们不可以去陌生人家的……”马修说,阿尔弗雷德也赞成地点了点头。男人却是皱起了眉头。“那怎么办呢?快到晚餐时间了呀。”

  晚餐!兄弟俩的肚子突然齐齐叫唤了一声,男人噗的笑了出来,阿尔弗雷德尴尬地揉了揉脑袋。

  最终还是坐上了这个好人叔叔的车,马修想到亚瑟的叮嘱有些坐立不安,阿尔弗雷德却是为接下来自己的晚餐而感到兴奋不已。男人慢悠悠地开着车,说道:“好吧,例行公事。我的名字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法国人。两位小绅士呢?”

  “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是马修·威廉姆斯,他是我弟弟。”阿尔弗雷德说道。

  “呃?表弟吗?”

  “不,干弟弟。我们以前在福利院,五年前才被人接走。”阿尔弗雷德一脸坦然。

  “是吗,是吗,真是两个可怜的小家伙呢。”弗朗西斯转动了一下方向盘,叹了口气。

  一路交谈间马修和阿尔弗雷德都不时地把脸贴上车窗玻璃惊叫连连,吓得弗朗西斯连窗户都不敢开:天知道这两个小混蛋会不会在打开窗户后飞出去!

  红色轿车最后拐进了一条种满法国梧桐的街道,停在了一座别致的白色复式楼前。花园前铁门的镂空设计意外的吸引人,旁边还摆着一个刷成蓝色的信箱。阿尔弗雷德一下就趴上了铁门,那双蓝色眼睛像是要黏上里面被鸢尾花簇拥着的秋千了。马修被弗朗西斯抱下车后眼睛也开始黏着秋千不放。弗朗西斯看了看这两个小家伙无奈的笑了笑,拿出钥匙。门刚开了一条缝两兄弟便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一屁股坐上了造型古朴有趣的秋千。而弗朗西斯则慢悠悠地从信箱里取出两封被牛皮纸包裹的信件才走进花园。

  “嘿,听我说,小绅士们,”他晃了晃手里的信,“我们的花园是不会喜欢小邋遢鬼的,所以,”他又一次晃了晃信件,然后高高的举起双手,温柔又带有些狡猾的笑了笑,“谁想先去洗澡呢?”

  两兄弟同时摇了摇头。阿尔弗雷德还叫着:“我饿了!”

  弗朗西斯说:“洗完澡才能吃饭。”

  阿尔弗雷德高举起了自己的手。弗朗西斯耸了耸肩,拍了拍马修的头才一手牵着一个的领着进了家门。随着门的打开,一股浓郁的蛤蜊汤香味便充斥了整个鼻尖,让马修打了好几个喷嚏。弗朗西斯看了看壁钟,拍了拍两个小家伙的背,“好,哥哥先去洗澡,弟弟在客厅等一会儿,把你们两个小脏鬼解决了就吃饭,好不好?”

  两兄弟乖乖点头。弗朗西斯脱下风衣外套,挽起了白衬衫的袖子。不同于亚瑟身上好闻的肥皂与红茶香味,他身上的鸢尾花香让阿尔弗雷德好一阵不适应。领着阿尔弗雷德进了浴室,帮他把脏衣服脱了又放好浴缸里的水后弗朗西斯才出来。他先把炖着汤的锅从壁炉中拿出后才走进客厅,和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小家伙打了个招呼。

  “弗朗西斯叔叔。”马修乖巧的叫了声。弗朗西斯笑了笑,“饿了吗?”

  马修摇了摇头,刚刚吃了很多甜点的他感觉还没有什么食欲。弗朗西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问道:“那么小马修,你知道你们父亲的电话吗?或者,家里的电话?”

  马修点头,然后流利的报了出来。弗朗西斯拿起手机拨号,过了一会儿那边便响起了似乎在强压不安的男声:“您好,这里是亚瑟·柯克兰。”

  “您好。”没想到电话里的声音这么年轻,弗朗西斯怔了一会儿才回话,“请问是阿尔弗雷德与马修的父亲吗?”

  弗朗西斯听到那边似乎把电话摔了的声音,好一会儿杂音才消除,“是的,请问?”

  “您的儿子们在街上走散后我捡到了他们,现在两个小家伙在我家。马修,支个声。”弗朗西斯故意咬重了“捡到”这个词,马修在一旁抽搐着眼角,叫了声“亚瑟,我没事,这个叔叔是好人”后弗朗西斯才继续说,“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地址会在简讯里发送,请告诉我您的手机号。”

  不是绑匪的电话似乎让亚瑟放下了点心,他用低沉许多的声音报出号码然后说了句“我马上就去”便摔了电话,那边巨大的响声让弗朗西斯的耳朵疼了好一会儿。他向马修耸了耸肩,把简讯发送给了刚刚记下的号码。然后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把那个电话存了下来。

  “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叫着。

  “来了。”弗朗西斯应了一声,走进浴室给他冲干净泡沫,又找了件比较小的衬衫给他穿上,挑了挑眉,“内裤也要我来吗?”

  阿尔弗雷德迅速地穿上了自己的内裤,然后朝着弗朗西斯翻了个白眼。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