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柯克兰家的大厨记录报告03

感觉最近很是勤奋呢,啊这对真是太可爱了根本停不下来x

然而马修还是没有加戏份,如果有熊的话或许会有更多的戏份吧bu

里面的英语和法语是装逼产物bu

ooc!ooc!ooc!

=============================

03

  亚瑟听见前面车潮发出的鸣笛声,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然后有些吃痛的收回了手。

  “Stupid jerk!”他骂了一句,一双粗眉毛纠结在了一起,最后还是悻悻地等待堵车的通畅。

  而另一边,好叔叔弗朗西斯刚给两个小家伙洗完澡,正做着饭。

  阿尔弗雷德和马修趴在桌子上,看着那锅粘稠的乳白色蛤蜊汤咽着口水。阿尔弗雷德耐不住性子地拍了拍桌子:“我要吃饭!”

  “就来。”弗朗西斯应了一声,继续悠闲地煎着牛排。

  “我能喝点蛤蜊汤吗?我饿了!”阿尔弗雷德不甘心地问。

  “真遗憾,不能。”弗朗西斯才不管他,他已经开始给牛排加调料了。

  “……你再这样我就哭了哦!”阿尔弗雷德又说。

  弗朗西斯沉默着继续悠闲地煎牛排。

  然后哇的一声,马修哭了。阿尔弗雷德震惊地看着他,满脸的不知所云。

  弗朗西斯以光速把牛排装了盘,连着沙拉与配菜一起端了出来。

  阿尔弗雷德不想说话。他沉默地给马上就停止哭泣的马修和弗朗西斯比了个中指,然后被弗朗西斯轻轻地拍了下去,“这可不是一个小绅士该做的,Mon cher enfant(我亲爱的孩子).”

  阿尔弗雷德没听懂最后一句法语,只感觉这一句话的发音比他说英语时要舒服很多。他哼了一声,坐下来有些生疏的切着牛排。弗朗西斯见状也坐了下来,把马修的那一份拖了过来帮忙切成了小块,阿尔弗雷德偷偷看着他的动作,用力一切,然后刀就滑向了一边。

  “……”阿尔弗雷德什么也不想说。

  马修噗地笑出了声,弗朗西斯忍着笑迅速切完一盘,又把阿尔弗雷德的那盘顺手切了。他熟练地动作看得阿尔弗雷德很是火大。

  “好了,请用。”弗朗西斯推回切的很是细致的西冷牛排,还摆出了一个侍者的手势。阿尔弗雷德反手握着叉子叉起一块吹了吹就放进嘴里,牛肉与酱汁的完美融合让他瞪大了眼,似乎还在升腾着热气的牛筋与明明只是淋在表面柠檬汁与黑椒汁却让内部也沾染上了那股清香,完美的味道无不让阿尔弗雷德感动的想哭。

  “好吃!”马修模糊不清地说着,看他那样子嘴里已经塞满了肉。弗朗西斯感谢地笑了笑,拿起手帕帮这个小家伙擦了擦嘴角。

  “果然只有这种食物才合hero的口味!司康什么的都去死!”阿尔弗雷德差点掀桌,蓝色眼睛里闪烁着宛若国家解放的激动泪光。

  “J'ai l'honneur de(我的荣幸).”弗朗西斯笑了笑,他的吃相可比那两人好多了。阿尔弗雷德看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刚想一拍桌子开口就听见马修软糯的声音:“弗朗西斯叔叔,你以后还能给我们做吃的吗?”

  弗朗西斯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

  “成为我家的厨师吧,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还是把手拍了下去定音。

  诶?弗朗西斯愣住了。接着的晚餐时间他听着两个小家伙控诉了亚瑟的种种劣迹,顺便把蛤蜊汤解决了。

  “亚瑟他就是个笨蛋,他以前一个月烧过五十多次厨房!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阿尔弗雷德夸张地画了个圆。

  亚瑟小少爷的厨艺似乎不太好啊。弗朗西斯喝着汤想。

  “还有还有,亚瑟从来都只做一种东西,司康饼。”马修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厌恶的表情。

  ……看起来这两个小家伙受苦不轻啊。弗朗西斯喝着汤想。

  “最重要的是他喜欢在司康饼里加很多奇怪的东西……以前他居然想把青蛙脚加进去……”阿尔弗雷德一脸沉痛。

  弗朗西斯优雅的擦了擦嘴巴,似笑非笑:“所以你们就想让我去给你们做饭吃?”

  两兄弟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明显是哀求。弗朗西斯觉得自己要被萌化了,他想了想自己似乎一直没什么事,于是点了点头:“那好……”

  “砰!砰!砰!”

  被一阵就像是隔壁的酒鬼发酒疯的砸门声打断了话,弗朗西斯挑了挑眉,起身去打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的青年,一头金色短发因为发尾的略微上翘而显得有些散乱,清澈的碧绿色眼眸中透出了些许焦急。

  “呃……您好?”弗朗西斯带着标准的露八齿微笑问。

  “埃尔夫与马修在这吗?”亚瑟的面上带着一些潮红,喘着粗气,似乎是跑过来的。

  “啊,您好,柯克兰先生。”弗朗西斯摸了摸脖子,看了看后面关得很紧的花园门,已经不忍直视亚瑟身上沾染的铁锈了。他嘴角勾起,将门推开,“是的,他们在这。请不用担心。”

  “我才没担心。”亚瑟狠瞪了他一眼嘴硬道,虽然说他的眼睛已经把他的想法全部露了出来。他快步走进门,连皮鞋都没脱就焦急地扑了进去,四处寻找着自己的儿子们。弗朗西斯耸了耸肩,关上门后叫了一声:“埃尔夫,马修,看看谁来了!”

  两兄弟转过头,然后惊喜地齐声叫着:“亚瑟!”

  亚瑟正一脸“卧槽老子怎么没想到可以叫他们”的表情,直到听到他们两个的声音时臭着的脸上才露出了一朵微笑。他上前抱住了自己的两个孩子,脸上失而复得的笑容怎么都掩不下去,就好像绽放的蔷薇花一样。

  弗朗西斯奇怪的觉得这个微笑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了。他也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不过只是一瞬间这个想法便消失而去。他细心地走进客厅不想打扰这三个人,想了想他又沏了一壶红茶。

  四人再一次坐在一起已经是晚上九点,窗外的繁星明亮的吓人,似乎要把世界上的光芒全部吸收一样。

  “所以你们想让他来当我家的厨师?”亚瑟捧着红茶杯挑了挑眉,脸上表情不变但眼中却闪过一丝杀气。

  “呃……是的……”不妙,亚瑟要生气了。阿尔弗雷德咽了咽口水,偷偷瞥了一眼自己的弟弟:该死的马修你居然在睡觉!

  神秘入睡的马修身体颤动了一下,眼睛闭得更紧。

  “我做的菜不好吃?”亚瑟啜了一口茶,似乎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要是答不好吃的话这条命就交代在这了。于是他赶紧摇了摇头:“很好吃!”

  “那你为什么……”“好吧,柯克兰小少爷,看来孩子们最近迷上了法国菜。”

  弗朗西斯十指交叉,双手撑着下巴,脸上带着他的招牌微笑,温柔又狡猾,“不如咱们满足一下孩子的胃口,您觉得呢,小少爷?”

  干得漂亮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和马修暗中竖起了大拇指。

  亚瑟很想吐槽为什么是咱们而且他一点都不关心孩子的口味,不过最后冒出来的却是一声“哼”。

  “那就要看你做饭的水平了,法国佬。”亚瑟啐了句嘴,有些生硬地说。

  “明白,我亲爱的小少爷。”弗朗西斯笑眯眯地回答,上翘的尾音让亚瑟有种想揍人的冲动。他看着弗朗西斯走进厨房端出了一盘土豆泥,更是直接炸了:“你就给我……”

  话音未落他便被弗朗西斯塞了一嘴的土豆泥,亚瑟直接气红了脸,刚想不顾礼节骂人就被嘴里那股清淡的味道吸引。

  土豆的松软度恰到好处,咬碎后里面的汁液直接迸射而出,鼻尖更是萦绕着一点点香气,舒服的让亚瑟想要呻吟出声,还未进食的他又一次感受到了一股饥饿感。

  “如何,可爱的小少爷?”弗朗西斯轻轻抽出勺子,似笑非笑地用手擦了擦这个满眼迷离的青年的嘴角。

  “……哼,勉勉强强。”因为弗朗西斯的动作而回过神来的亚瑟脸上依旧有没有褪去的红晕,他看了一眼正满脸期待的阿尔弗雷德,头一撇回答。阿尔弗雷德与忍不住从装睡中醒过来的马修一起发出一声欢呼,两个人都黏上了亚瑟:“太棒了我爱你亚瑟!”

  “突,突然间说什么啊笨蛋!”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