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柯克兰家的大厨记录报告04

运动会刷一发,总觉得似乎越来越慢热了_(:3

果然这种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才适合dover

文里混进了一些奇怪的括号啊只是我的吐槽而已不必在意[ni

谢谢给我点小红心的小天使们!为了你们我会加油码字的^q^

============================

04

  当他们四个已经相当熟络的时候时间也流逝了一大圈,直到马修和阿尔弗雷德真的感觉到困倦时弗朗西斯两人才惊觉已经十一点半了。

  “孩子们玩得很累了吧,不如就在这留宿一天?”弗朗西斯看了看天色提议,他看着亚瑟眼里的深深疲倦实在怀疑他这样的精神状况能不能好好开车。

  亚瑟先是警惕地看着弗朗西斯,又看了看两个孩子,思索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嗯……麻烦了,不过先说好这是你要求的哦。”

  “是是,柯克兰少爷能答应真是我的荣幸。”弗朗西斯听着他那生硬的语调忍住笑顺着说,他看了看亚瑟纤细的双臂,轻柔地抱起看起来明显个子更大的阿尔弗雷德走向了卧房。亚瑟也抱起马修(事实上他是最会抱孩子的,或许是因为阿尔弗雷德)跟了上去,不过精神明显因为刚才弗朗西斯的话而恍惚了一下。

  “……小少爷,那边是卫生间。”

  弗朗西斯戏谑的声音让亚瑟如梦初醒地退了几步,看着面前的门脸色微红,他干咳了几声希望掩去自己的尴尬,又突然感受到马修的蠕动而赶紧安抚。他继续跟上了那个法国人,这次显然没有走错门。弗朗西斯把阿尔弗雷德放下便指了指外面,“需不需要先用卫生间?”他故意加重了“卫生间”三个字。

  “……你今晚睡哪?”亚瑟假装自己没听见,他环顾了一下房间,迟疑了一会问道。这看起来明显是主卧。

  “这张床比较大,我睡客房就好。”弗朗西斯因为对方的答不对题而愣了愣,好几秒后才回答。他又问了一遍,亚瑟点了点头,于是他又说道:“如果想要换衣服可以直接从衣柜里拿,龙头向左是热水,虽然说热水器没有坏但L城晚上很冷所以请不要洗的太久。”他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为自己的身体考虑一下吧,小少爷。”

  “……唔。”亚瑟发出一声闷哼算是答应,弗朗西斯笑了笑,“那么晚安。”

  “嗯。”亚瑟又应了一声,直到面前的男人轻手关上了门才用细若蚊鸣的声音道了句谢。

  最后亚瑟毫不客气地拆了一包新衣服穿,对于弗朗西斯来说刚好的尺寸在他身上却略显松垮。第二天早上弗朗西斯看到这幅景象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

  “早安,柯克兰小少爷。”他放上煎地正好的培根,标准的英式早餐让亚瑟的眼睛亮了亮,“孩子们还没起来?”

  “……嗯,毕竟昨晚玩得太累了。”亚瑟拉开椅子坐下,说实话他不太喜欢弗朗西斯用“小少爷”来称呼他。

  (远处的罗德里赫打了一个喷嚏。)

  弗朗西斯看了看壁钟,在亚瑟落座后马上给他上了一杯红茶。亚瑟下意识地端起来抿了一口,温度恰到好处的祈门让他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红茶。

  “我家没有绿茶。”

  “……”

  弗朗西斯扭了扭旋钮将火熄灭,熟练地铲出了里面的煎蛋然后装盘上了桌,他快步走向客厅,将三套叠地十分平整的衣服放进袋子提了过来:“你们的衣服。”

  干的这么快?亚瑟接过,习惯性地捏了捏布料,上面传来的火焰余温让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忽然觉得小少爷这个称呼也挺不错的。

  亚瑟默默思索着自己该说些什么时弗朗西斯神色如常地坐在了亚瑟对面,拿起了一份英文报纸。就在这种有些微妙的气氛中亚瑟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然后……

  “亚瑟!埃尔夫又尿床了!”

  很好,马修成功地把近乎凝固的气氛打破了,连带着亚瑟的手滑而打翻的茶杯。

  What the fuck!

  他看着衣服上的茶渍,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弗朗西斯倒是显得很是镇定,他走进卧室,看着睡得正香的阿尔弗雷德与似乎一大早被手上湿意吓醒的马修忍不住笑出了声。亚瑟紧跟其后,那副场景简直让他尴尬地眉毛都快掉了。

  “抱,抱歉……”他与弗朗西斯相遇后第一次坦率地说着,亚瑟上前两步想要叫醒孩子们撤下床单却被弗朗西斯拦住了,男人脸上的笑中带了点坚持,“不要紧,让孩子多睡一会儿吧。”

  亚瑟现在恨不得找条缝把阿尔弗雷德塞进去,他看着那个男人,视线不自觉地投向了他的眼睛。不得不说,弗朗西斯的眼睛十分漂亮,紫色的漂亮眸中似乎有着万千星辰一般,在其深处闪耀着太阳般的光芒,慢慢吸引着他深深沉沦。于是亚瑟不自知地点了点头:“……嗯。”

  弗朗西斯笑了笑,似乎带有点奖赏意味地拍了拍亚瑟的背。而这一切在马修的眼里却是十分的不正常,他软糯的小脸上少见的露出一脸震惊,看着弗朗西斯的眼神也是带着一股钦佩:尽管这个表情很像他哥哥,不过他也不想管这么多了。

  这个男人居然制住了亚瑟!马修顿时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

  弗朗西斯对于孩子内心的想法当然是不清楚的,他只是拍了拍马修的头,温柔地催促他赶紧出来吃早餐后便拉着亚瑟离开了房间。亚瑟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吃着早餐,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那双眼眸中。弗朗西斯坐下后便继续看着那份报纸,似乎还在和亚瑟说了什么,不过我们可爱的小少爷却什么也没听进去。

  “……你觉得怎么样?”弗朗西斯抬头问道,入眼的却是亚瑟机械地嚼着面包的情景。无奈地笑了笑后突然恶趣味兴起,弗朗西斯清清嗓子,用低沉了好几倍的声音说了一句:“接下来这个问题请柯克兰同学回答。”

  “是……是!”亚瑟条件反射地站起来然后回答,晃过神来看见的却是笑的欠揍地弗朗西斯。

  What the fuck!

  一天内第二次在心里默念这个句子,亚瑟觉得自己活在梦里。

  弗朗西斯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直到他看到了亚瑟杀人的阴郁视线才戛然而止: “咳咳,所以,工薪不要,包吃包住,小少爷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随便你。”亚瑟别过头冷硬地说道,说实话他有些担心弗朗西斯会不会没钱用。

  不过看了看这栋房子,或许他真的不缺钱也说不定。等等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个人!亚瑟默默啐了句嘴,把心里的担心全部抹去,开始思索着怎么料理被可恨的埃尔夫小混蛋弄毁的床单。

  “早安,亚瑟。早安,弗朗西斯叔叔。”这时马修却突然冒出了头,亚瑟看见他脸色才有所好转,他道了声早,拈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一次装满了的红茶杯喝了一口。

  “早安,可爱的小绅士。”弗朗西斯笑眯眯地向他挥了挥手,等马修走近后他自然地把他抱起放在了座位上,顺便宠溺地刮了刮小家伙的鼻子。这一幕却让亚瑟心里着实泛苦:明明他们俩才是父子好吧!

  然后他轻轻哼了一声,希望弗朗西斯感受到自己的不满。弗朗西斯其实也因为这一声注意到了他,是不是他冷落了这位英国小少爷?

  “那么就这样定了,以后也请多多关照咯,小少爷。”弗朗西斯眨了眨眼,骚包的表情让亚瑟莫名的有些生气。

  而这个时候阿尔弗雷德似乎也醒了,证据就是房间里撕心裂肺地哭声。亚瑟心里一惊差点又把红茶洒了,他快步起身走进房间,而阿尔弗雷德一看到那对印象深刻的眉毛就停止了哭泣,说实在的他毕竟还是个小孩子,看见陌生的环境害怕大概也是于情于理的。亚瑟这么想着,走过去几步抱起了自己的大儿子,亲吻着他的鬓角:“瞧,亚瑟在这呢,不用害怕。”

  “嗯。”阿尔弗雷德抽噎了几下,抹干净了眼泪。亚瑟松了口气,转过头却看见了眸色深沉的弗朗西斯。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的神色是多么的温柔,也不知道看在弗朗西斯眼里是多么的耀眼。他只知道他又被弗朗西斯的眸子吸引,就这么地沉溺下去,直到永远。

  自己是怎么了?两个不同的人在心里发出了相同的问话。

  “醒了就来吃饭吧。”弗朗西斯用笑意盖过了自己的失态,他对亚瑟轻声说着,如同情人之间耳鬓厮磨地软语。亚瑟点点头,拍着阿尔弗雷德的背安抚着将他抱了出去。而弗朗西斯却再也没回到餐厅,他撸起袖管撤下床单开始干起活来。

  当他把干净的床单晾好以后,看到的是在茶几上不断弹跳的阿尔弗雷德与一脸生无可恋的亚瑟和冷静看着的马修。他微笑,“我家茶几曾经断过一只脚,小心别摔了,小hero。”

  阿尔弗雷德还在那学人猿泰山嚎叫,听到这话心里一抖,乖乖地爬了下来。

  他对着似乎终于恢复过来的亚瑟耸了耸肩,转身走进餐厅却发现餐桌上已经收拾干净了。

  “咳,这只是谢礼而已。”身后传来亚瑟有些别扭的回答,他挑挑眉转过头:“嗯,我明白。真是谢谢了,小少爷。”

  亚瑟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看了看手表,站起身来:“埃尔夫,马修,准备回家了。”

  “是一一”拖长的尾音中似乎混进了第三个声音。

  半小时后,亚瑟臭着脸,从汽车后视镜里看着正与阿尔弗雷德玩游戏的弗朗西斯。

  “你怎么跟上来了。”

  “说好的包吃包住啊,小少爷~”弗朗西斯乐呵呵的说。

  亚瑟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绝对不能好了。不过他现在也只是用力踩下了油门,在心里默念了今天的第三句what the fuck。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