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雨天

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对撑着伞的情侣于是脑洞开了

其实梗源于@VermiSS太太的一篇文,超喜欢于是就借了下梗,抱歉qwq!!

很渣的一个短篇,但写的很开心x

占tag抱歉!!!ooc抱歉!!

==========================

【他是小王子,而他是他的玫瑰。】

  我看着对面服装店的花体招牌不知道多少次出神。说实话今天突如其来地暴雨天气让我的心情很是糟糕,咖啡店里的客人也走了一大半。于是无聊的我拎着小本子靠在吧台,身后打着盹的店长让我毫不客气地发起了呆。

  突然我们店门口的风铃被摇响,我吓得身体一震,连忙与新客人道着“欢迎光临”,却因为不小心咬到了舌头而说成了“欢迎光宁”。不过客人似乎并不在意,他随意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新来的客人是位非常好看的男人,带有些反翘的金色短发服服帖帖地贴在那张娃娃脸上,一双翠湖色的眼眸漂亮得不行:尽管那里面现在堆满了阴郁与恐慌。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大概比十个咖啡勺叠起来还厚的粗眉毛了。

  我捂着嘴巴倒吸着凉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我连忙抓起一份菜单走向了客人,从围兜里掏出了圆珠笔:“下午好,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客人紧紧攥着始终黑屏的手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直到听到我的声音才晃过神来:“下午好,小姐,我什么都不需要,谢谢。”

  他顿了顿,勾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介意我在这里坐一会吗?”

  我按压了一下圆珠笔的开关,弹簧发出的清脆弹跳声令我满意极了。然后我低头看了看这位神情忧郁的客人,那双翠眸里泛着笑意,但就像是花式咖啡一样,奶油下遮盖的是深深的无助与恐慌。

  我突然对这位先生充满了好奇。我看了看角落里正在小声说笑着的少女们,又看了看对这一切毫不自知打着盹的店长,几步走到客人对面坐了下来。

  “好吧,说实话有点介意一一”我拖长了尾音,“不过也没办法不是吗,不如……”

  他摊了摊手,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不如您给我分享一下您心中的不愉?”我又按压了一下圆珠笔,露出一个大概是狡黠的笑容。而那位先生愣了愣,转过头看向了被雨珠打满的玻璃窗,神情有些局促不安。好半晌他才又转过来面对着我,叹了口气。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和恋人有些矛盾。”

  “发生了什么吗?”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认为这位很有涵养的客人大概是不会有一个无理取闹的女朋友的。

  “呃,大概是受不了我的脾气了吧。”他带有些自嘲的说着,“我这烂性子可没几个人受得了……”

  我没说话,只是耸了耸肩。他似乎一下就沉浸在了回忆里,满眼的温柔缱绻。我听着雨声,耐心地等待着。我想或许我是这位先生的唯一听众了。

  “……我和他在一起了二十二年,我今年二十三岁。”他突然很是孩子气的笑了,脸上带着一些骄傲,“他比我大上几岁,小时候的他美好的像是斑斓的朝霞。”

  “等等,他?”我有些惊讶,不过对方却似乎早已习惯地点了点头,“是的,他。”

  “你们真是伟大。”我由衷的敬佩,说实话我不讨厌同性恋者,反而觉得他们十分的坚强。而客人却像是对我这种态度很是诧异,过了一会儿才感激地对我笑了笑:“……谢谢。”

  “所以,后来呢?”我把话题扯回来,而他也就顺着说道:“嗯,小时候的他像个女孩子一样。而他的姐姐又非常喜欢把他打扮成女孩子,也因此他是我们那个圈子里很多人的初恋……”

  我听出了他语句里对他的恋人的深深埋怨,笑个不停。

  “……所以说,你知道吗,当后来我们都知道他其实是带把的的时候,”他把自己的手捏成了拳头,“心里就如同炸弹爆炸一样。”

  想象的到。我笑的合不拢嘴,只能用点头的动作示意。然后我问他:“那你和他在一起不是一颗更重量级的炸弹?”

  客人的话匣子似乎已经被打开了,他尴尬地笑了笑,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呃……算是吧。他向我告白的时候,大家都震惊了很久。”

  还有告白。我吹了一下口哨,有些好奇的趴在了桌上,暧昧地眨了眨眼:“怎么告白的?浪不浪漫?”

  “不得不承认,浪漫算是这只法国青蛙的唯一优点了。”他身体后倾了一点,小声说道,耳根有着可疑的红晕,“那是我们还在上大学时的一个新年,我那时候有些叛逆就没有回家……”

  “我原本打算去一家还开着的酒吧混着过了那个新年,真的不是因为空荡荡的学校让我有些害怕……好吧,后来当我出校门时我看见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他时心里就是一阵委屈,眼圈一下就憋红了。他快步走了过来,我给了他肚子一拳问他为什么在这里,可他只是抱了抱我。”

  “我待在他怀里哭,他不停地吻干我的泪水,对我说不用哭,他在。说实话当时他的金发蹭的我有点痒。”

  “似乎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他一直抱着我,我也没动,直到新年的钟声响起,他亲吻了我,然后对我说新年快乐,他爱我。”

  客人的脸上浮现出了幸福的神色,我突然有些羡慕着这种感情。

  “那你爱他吗?”鬼使神差地我问了出来,我不知道的是我的眼中闪烁着恶作剧的光芒。客人愣了一下,垂下头,抿了抿唇,最后用一个灿烂的微笑回复了我。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爱他。”

  然后他的眸色就淡了下去,他继续看着一直黑屏的手机,用近乎颤抖地声线说着:“可是已经晚了,他大概讨厌我了吧……”

  “小时候他喜欢来找我玩,可我这张该死的破嘴却从来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现在也是一样,把他的好当作理所当然。早上也没理由的对他发了一通火,只留下一句去上班就摔了门,他大概觉得很可笑……”

  “我……真后悔。”

  我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位客人,叹了口气,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手却什么也没说。

  叮铃一一

  门口的风铃又一次响起,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暴雨声中显得格外突兀。我连忙站起身来:“欢迎光临!”

  门口进来的又是一位金发男人。说实话他那张清丽的脸庞配上用丝带扎起的金色鬈发更像个女人。他抖了抖风衣与雨伞上的水,对我笑笑后便径直走向了我对面的那位客人。

  然后男人从背后环抱住了他,他的身形突然僵硬,昂起头颅时也没有那么的有力。我听见他带有一些哽咽的声音:“……弗朗西斯?”

  “是我。”男人轻柔地吻上了客人一瞬间就充满泪水的碧眸,“都是我的错,小亚瑟可以不要生气了吗?”

  “没生气。”客人装作强硬地扭过了头,却只换来了一声轻笑。他带着点欲言又止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问:“……我不是说我去上班了吗,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们今天不是休假吗?”男人反问,“顺便小亚瑟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客人听了这话才慌忙按了按自己一直黑屏的手机,“……没电了而已,而且谁要等你的电话啊。”

  “可是下大雨了,我会担心。”男人认真地低头看着那位客人,他亲吻了他的嘴唇,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虔诚与小心翼翼。

  雨还在下着,最后两位客人们一起离开了店子。身后是打着盹的店长与写着“éternel”的店名,我站在风铃旁边看着那位给对方撑着伞,身体湿了一大半的男人,又看着那位扬起大大笑容的先生,想起之前他空洞阴郁的眼神,我想我大概知道为什么男人能够找到这位先生了。

  仿佛二者本来就是一体一般,亚瑟是弗朗西斯的神,而弗朗西斯是亚瑟的灵魂。



注: éternel,法语,意为“永恒”。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