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柯克兰家的大厨记录报告05

抱歉!本来说是下午更新但去了一趟书店就_(;3

持续慢热中的甜到齁x

伊丽莎白到底要说什么bu

ooc!ooc!ooc!

===============================

05

  周一。这是弗朗西斯来到亚瑟家的第二天,说实话除了刚来时亚瑟把一床被子与一个枕头甩在他脸上让他的腰差点断了以外,弗朗西斯觉得这里还不错。

  弗朗西斯放下煎了一半的肉排,环顾了一下伤痕累累的厨房,想起亚瑟皱着粗眉毛做饭的情景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将火开小了点,随意地走出厨房,来到阳台看着后花园种着的玫瑰。杂乱的玫瑰一点美感也没有,也不知道小少爷平时有没有修剪过。他摇摇头又走进客厅,客厅里摆着两个白色皮沙发,上面随意地摆放着《莎士比亚全集》与《夜莺与玫瑰》,而更多地则是被一些汽车玩具占领。他抚摸了一下沙发靠背,清晨的暖阳把简单的皮料晒得暖烘烘的。

  不得不说,在这里挺棒的。弗朗西斯想着,然后伴随着电水壶的鸣笛声又走进厨房继续为两个要去上学的小家伙准备着营养丰富的早餐。哦,当然,还有那个胃口挑剔的小少爷。他无奈的放下咖啡粉,拿出了红茶。

  这时我们的亚瑟先生正顶着一头乱毛坐在床上,一双平时总会显示出自己真正神情的眸子这时正涣散着,眼下的青色显示出他糟糕的睡眠状况。

  该死!他突然开始愤恨地咬着指甲,自从那个弗朗西斯来了以后他家的两个小孩与他更不亲近了!

  回想起昨晚这边埃尔夫的“弗朗西斯我要吃冰淇淋”,那边马修的“弗朗西斯我要堆积木”,亚瑟心里突然泛起了一点委屈。

  到底是谁把这两个小混蛋领养回来的啊!

  他在心里咆哮着,于是我们亲爱的亚瑟先生就在心里咆哮了一晚上。

  亚瑟继续咬着指甲,有些懒散的站了起来,拖着让他感觉十分沉重地拖鞋走进了洗浴室。他用冷水狠狠地泼了下脸,又使劲地甩了甩头,吐了口唾沫才清醒过来。然后他慢吞吞地解开了衬衣的扣子,准备洗个澡。

  等亚瑟全部处理完毕已经是七点半了。亚瑟系好领带,有些烦躁地把反翘的头发使劲按下去,顺便走出房间敲了敲两个小家伙的门,不等回应就开了那扇目前来说还是形同虚设的木门。

  “起床了,小混蛋们。”他没好气地拍了拍拥有把一只脚搭在马修脸上这样糟糕睡相的阿尔弗雷德的屁股,说了一句。阿尔弗雷德有些吃痛地睁开眼,看见了自己的父亲正站在自己床边,叉着腰等待着他们起床,懒懒散散地又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

  马修的睫毛动了一下,然后他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好的”。亚瑟气的想笑,他咬咬牙忍住想要揍人的冲动,“埃尔夫,起床,我不想说第三次。”

  阿尔弗雷德以鼾声应付了过去。

  “埃尔夫,不起床就没有弗朗西斯的早餐吃了。”马修觉得这样的亚瑟实在是可怜极了,于是他决定帮帮他。

  阿尔弗雷德睁开了眼,拉着马修跳下了床冲进洗浴室:“快快快马修!不然早餐就凉了!”

  亚瑟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看着这样的阿尔弗雷德心里突然有点梗。但他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便走出了房间。亚瑟走下楼时弗朗西斯已经坐在餐桌前叼着吐司看报纸了,他听见脚步声,嚼着吐司抬起头含糊不清地打了声招呼:“Bonjour,我亲爱的小少爷!”

  亚瑟没回话,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弗朗西斯像是他含了口痰在嘴里说着话的法语。他习惯性地坐在了自己一直以来坐的位置上,这才发现弗朗西斯就选择坐在他的旁边,刚想嫌弃的离远一点却被红茶的香味吸引。

  看在红茶与早餐的份上暂时忍耐一下好了。亚瑟想着,抿了一口红茶,然后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弗朗西斯瞥了眼小少爷又粗又密的眉毛,把报纸翻了一页。

  “没有加蜂蜜。”亚瑟一脸严肃地回答,然后又底气不足地转了语调,“……并不是我喜欢这样,只是加了蜂蜜营养一点而已,你别误会。”

  “是,是。”弗朗西斯轻笑,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亚瑟的眉头这才舒展开,他用吐司与配菜做成了一个简陋的三明治然后放进了嘴里。楼梯上传来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两个人都抬起头,只见阿尔弗雷德哈哈大笑着跑下了楼,身后是提着两个书包略显吃力的马修。

  “Hero我闻到了咖喱的香味!”

  是的,弗朗西斯为了让这个小英雄更有食欲而煮了点鸡肉咖喱。不过这小兔崽子的嗅觉也太灵敏了,亚瑟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看着阿尔弗雷德身上的睡衣:“埃尔夫,给我把校服换上,马上!”

  “知道了一一”阿尔弗雷德掏了掏耳朵,撇了撇嘴,一脸不耐烦地坐在了桌边,“吃完就去换行了吧?真是,和唠叨的妈妈一样……”

  最后一句他刻意压低了声音,虽然说阿尔弗雷德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但亚瑟的可爱小堂弟,与他们岁数差不多大的彼得·柯克兰小伙计告诉他妈妈就是这不许你干那不许你干的人,然后他想了想,似乎和亚瑟非常相像。

  这小混蛋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了!完全没意识到阿尔弗雷德一直都这样对自己说话的亚瑟心情又差了点,他抿着嘴唇喝了口红茶,还是忍不住暗中瞪了弗朗西斯一眼,顺便悄悄地竖了个中指。

  弗朗西斯感觉到后背一凉,他忍不住把吐司一口吞了进去。

  马修有些吃力的把两个背包放在沙发上,天知道阿尔弗雷德在他的那个背包里装了些什么!马修甩了甩手,走进餐厅坐在了阿尔弗雷德身旁的椅子上。比起正吃的满嘴是油的阿尔弗雷德来说他的吃相简直优雅到不行。亚瑟左看了看,右看了看,忍不住感慨出声。

  “今天去学校要和老师好好相处啊。”亚瑟叮嘱,“别惹海德薇莉小姐生气,也别总去王耀先生那偷吃,知道吗?”

  海德薇莉小姐全名叫伊丽莎白·海德薇莉,是阿尔弗雷德的历史老师,虽然说模样很漂亮也很会带孩子,但生起气来也是极为恐怖。而王耀是他们两个的劳动老师,点心做的非常好。来自中国的他很受学生欢迎。

  “埃尔夫的英文要好好学,你那些奇怪的美式英语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马修也要活泼一些知道吗,多参加学校的活动还是有好处的……”

  “哦。”一直没出声的弗朗西斯突然叫了一声,吓了亚瑟一大跳:“你干嘛?”

  “看到了有趣的新闻而已。”弗朗西斯收起报纸耸了耸肩,亚瑟顿时面无表情地给了他一记肘击。他看了看时间,站起了身:“走吧,该上学了。”

  “是一一”

  又是三声拖长的回答,一个声音懒散,一个声音不耐,一个声音温顺。亚瑟扯掉了弗朗西斯手上的报纸,啪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答什么答。”

  “可我毕竟是厨师啊,小少爷。”弗朗西斯轻柔地夺过那卷报纸,微笑着耸了耸肩,“超市和学校可是一条路……你应该不会介意顺带捎我一程吧?”

  亚瑟看着他那一脸无辜只感觉有些烦躁,冷哼着说了一声“随你便”就快步走向了车库。阿尔弗雷德和马修不动,似乎正聚在一起说着什么。弗朗西斯站起身来决定先把这些餐具放着不管,看着两个小家伙,有些好奇地凑了上去。

  “所以我说,你不觉得弗朗西斯更像爸爸一点吗……”阿尔弗雷德兴致勃勃地说,马修还没答话就被眯起眼笑地灿烂的弗朗西斯摸了头。

  “完全一一不觉得哦。小家伙们,这样说可是会让小少爷伤心的。”

  “小少爷很爱你们哦,他一个人能把你们两个一起拉扯这么大是很辛苦的。”

  “你们舍得让他伤心吗?”弗朗西斯看着本来打算反驳的阿尔弗雷德瞬间蔫下去的小脸,他的神情十分认真。

  两兄弟对视了一眼,马修不敢与弗朗西斯认真地表情对上,的眸子有点闪烁,眼圈似乎也有些红。

  “……不舍得。”阿尔弗雷德低下了头,五年来第一次露出了像只温顺的小羊羔一样的神情。

  “好孩子。”弗朗西斯这才笑了起来,他亲吻了两个孩子的额头,然后把兄弟两个拉了起来,“现在,去上学吧。”

  亚瑟这会在车上使劲转动钥匙,似乎很是焦躁,直到一大两小三个人打开了车门,直到他听见了弗朗西斯毫无歉意的“抱歉我们来迟了”才收敛起了那副模样。

  “我还以为你们不出来了呢。”他说了一句,口气有些冲。弗朗西斯笑着摊了摊手,坐上副驾驶位,“埃尔夫想要大便。”

  卧槽!阿尔弗雷德的身形瞬间僵硬,然后他撇了撇嘴,哼哼唧唧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马修则笑个不停,他笑着倒在了阿尔弗雷德身上,然后果然被狠狠捏了脸。

  我们的亚瑟先生却丝毫没有怀疑,他深吸了口气,踩动了油门。

  弗朗西斯系好了安全带,研究了一下车里的一排排按钮,最后找到了CD播放键自然地按了下去。

  CD里放出了清冽的男声,弗朗西斯看着窗外,听了会阿尔弗雷德他们的打闹与歌曲的双重奏才问:“这是谁的歌?”

  “Eric Gronwall的《higher》。”亚瑟这时也被音乐与眼前的路吸引了注意力,随口答道。弗朗西斯点点头,旋即两人无话。

  不过是十分钟时间就到了学校。阿尔弗雷德已经上了五年级,要比马修提前一点上课,这让亚瑟有些焦急。不过我们的正主似乎毫不在意,他抱了抱走下来送他们两个的弗朗西斯,眼睛里闪过一道光:“亚瑟亚瑟亚瑟!”

  “怎么了?”亚瑟的声音有些短促。阿尔弗雷德放开弗朗西斯,跺着脚:“下来下来!”

  亚瑟沉默。那厢弗朗西斯也抱了抱马修,听到这边的动静发出了一声闷笑,“就下来一会儿吧,孩子们很希望你下来的样子。”

  亚瑟又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了车门下了车。兄弟俩看到那顶熟悉的金毛出现在了视野里,对视一眼一起扑了上去。

  “哇!”亚瑟被吓了一跳,重心不稳地向后倒。好在弗朗西斯连忙撑了他一把才不至于摔倒。

  “突,突然之间干什么啊!”亚瑟红了脸,却紧紧抱住了两个小家伙。阿尔弗雷德笑嘻嘻地用力抱了一下亚瑟,然后跳了下来顺便扯下马修:“我们上学去啦!”

  “我会好好参加活动的。”马修说道。亚瑟却因为孩子们的莫名热情有些发愣:“好,好好上课。”

  “知道啦!”两个孩子挥了挥手便跑进了学校,只留下怎么也忍不住笑意的亚瑟与看着他一脸无奈的弗朗西斯。

  而学校里,阿尔弗雷德送马修进了教室才慢吞吞的走进班。他的第二条腿还没踏进去就听见了熟悉的一声女声:“阿尔弗雷德。”

  他转过头,果然是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小姐。可伊丽莎白现在的脸色却是他从未见过的,看着他的眼神似乎很是微妙。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