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某画风清奇的文风练习

混更_(:3

放假就更正经的,请组织放心x

========================

1.平时的文风

  弗朗西斯很喜欢和亚瑟一起喝下午茶的感觉。

  他看着亚瑟的眼睫被覆上一层雾气,翠绿色的眸子格外闪亮。此时午后的阳光全部洒在他们身上,温热的红茶壶上的镂空花纹反射出强烈却不刺眼的闪光。他轻笑,吻上了亚瑟的额头,自此细水流长。


2.喜欢的作者的文风(安房直子)

  弗朗西斯看着窗外的巴黎,世界似乎被这扇透明的玻璃窗隔成了两半。

  “啊呀,有人吗?”

  门口突然传来了清脆的叩叩声,一个少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的粗眉毛此时正耷拉着,他喘着粗气,双手使劲捂住耳朵,仿佛是从世界的另一端跑过来的似的。


3.古风

  大漠里黄沙苍茫,血刃嗡鸣,若不是这还有个镇子,怕是真成了死地。

  客栈。这客栈来头可是不小,说是早在百年前就建成了。而此时掌着这宝地之权者却是西域之人。这人据说一双颦发如箸粗,可却生了副美人胚子样,倒是怪哉。

  “掌柜的,来两竹叶青,赶紧的。”檀木门被粗鲁的推开,只见一金发髯眉,步伐慵懒之人挪进了店。那掌柜的见了,眉一挑,道:“哟,这什么风把弗朗西斯大爷给吹来了?”


4.少女小清新

  那个少年的绿色眸子就这么深深映入了他的心里,再也忘不了了。


5.黑暗风

  最后一秒,弗朗西斯看着眼前浴血绽放的玫瑰,满意的舔了舔嘴唇。

  他抚摸着自己的腹部,胃酸翻出对他神经的恶心冲击令他愉悦极了。他想起那个少年眼里的疯狂与恐惧,苍白的脸上是迷恋又病态的微笑。

  然后他笑着,亲吻了那个肮脏的头骨。


6.译体风

  “波诺弗瓦太太,有您的信!”安东尼奥挥舞着手里的信件,这个西班牙小伙一如既往的开朗。

  “噢,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波诺弗瓦太太。”亚瑟·柯克兰一脸崩溃地走了出来,他身后是我们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

  “叫的好,伙计,下次让你们老板加薪。”弗朗西斯吹了声口哨,也不知道哪儿带来的流氓习惯——我是说,新大陆的自由风。


end?大概 _(:3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