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柯克兰家的大厨记录报告06

看我更新了u似乎越来越多的人参与了这个故事…

持续慢热的两个人,我觉得我们可以考虑跳一段时间了[深沉

对了对了,我的文会一直甜下去哒_(:3怎么说呢,我不喜欢虐我喜欢的cp,至少想让他们在我的故事里有个好结局u

给我点赞的都是小天使!有时候留言我可能不能及时回复但一定会认真回复哒u

ooc!ooc!ooc!

===================

06

  “嗨……我是说,早上好,海德薇莉小姐。”阿尔弗雷德想起教体育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被这位看起来十分秀丽的小姐一平底锅拍进医院的事咽了咽口水,整个人的hero气场也不自觉地弱了下去。

  “早上好。”伊丽莎白向他点了点头,她看了看腕表发现离上课还有一会儿,于是牵起了这个小朋友的手。她带着阿尔弗雷德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来到自己靠窗的位置前坐了下来。

  伊丽莎白看了看四周,这会儿办公室里空荡的很,只有王耀先生的妹妹王梅梅坐在哥哥的位置上,戴着耳机看着电视剧。伊丽莎白这才放下心来,脸上的温柔一下就变成了狂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尔弗雷德刚才你父亲旁边那个男人是谁是谁是谁!”

  阿尔弗雷德有些愣,他从未见过伊丽莎白露出这幅模样:像个女疯子一样激动地面部发红,更是捧着脸不停地摇晃着。他听着伊丽莎白的尖叫感觉耳朵有些疼,于是他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一边回复着自己的老师:“呃,是我家新请的厨师……”

  “啊啊啊啊啊啊啊!”伊丽莎白又是一声更加兴奋地尖叫,还不停念叨着什么“厨师和少爷的配对好可爱啊”等等令阿尔弗雷德很是茫然地话。这时王梅梅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她一把摘下耳机习惯性地用中文问了一句,然后很快便反应过来换成了英文:“发生了什么?”

  伊丽莎白帮她点了暂停,脸上带着微妙笑容的凑近了王梅梅似乎在说些什么,阿尔弗雷德虽然只能听出一些金发帅哥扶腰关系很好之类的话,但他看着伊丽莎白甚至把手机里存下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拍下的照片给王梅梅看,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不其然,王梅梅也发出了一声尖叫一一天知道她那软糯的声音是怎么如此有冲破力的。王梅梅脸上也有些潮红,东方人的清秀小脸可爱极了:“不行这一对好可爱啊我都想画了!”

  “赶紧画!我有预感这对要火……”伊丽莎白激动地握拳挥舞了一下,然后带着和善微笑地面向了早就被忘干净了地阿尔弗雷德:“可爱的小埃尔夫,告诉我你们家厨师的名字和年龄好不好?”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要是说了一定会被弗朗西斯往嘴里灌司康饼,于是他摇了摇头。

  “要是你不告诉我们我就告诉哥哥上次的芙蓉糕是你吃的!”王梅梅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得意洋洋的说。

  阿尔弗雷德深沉地思考了一下命与甜点哪个更重要,然后他说:“他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比亚瑟大一两岁的样子,法国人。”

  “很好!”伊丽莎白和王梅梅击了个掌,然后站了起来拍了拍小家伙的背,“现在走吧,我们去上课,让梅梅姐姐好好工作。”

  远处的弗朗西斯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他哆嗦了下身子,转过来说:“温度调地有些低了吧。”

  正沉浸在与孩子们亲近的喜悦中的亚瑟嘴角难以抑制的上扬,直到他瞥见弗朗西斯转过头来才干咳了两声,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他依言将车内空调的温度调高了点,嘴巴也不停:“才这么点就受不住了吗,弱者。”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他偏过头发现熟悉的街正继续向后移动,这才无奈地敲了敲车窗:“小少爷,在你嘲讽我之前能把开过头的路程重新走一次吗?”

  亚瑟下意识地看了眼窗外,百货商场的位置的确过了有一会儿了。他突然感觉有些尴尬,脸上发红地干咳了两声:“用不着你提醒。”然后便转动方向盘在路口处调了头。把车停进停车位后两人就下了车,或许是车内空调太暖了亚瑟下车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冷意,他搓了搓脸,身旁的法国人却像没事人一样让他莫名有些不甘。

  “走吧。”他咳嗽了两声把手伸入了风衣口袋然后径直向门内走去。弗朗西斯快步跟上,进了门后便自觉地去推推车,亚瑟站在原地等着他,感受到一些女性工作人员对他们投来的视线整个人都不好了。

  别去在意。亚瑟告诉自己,然后走向了推着车回来的弗朗西斯:“要买些什么?”

  “多着呢。食材和调料基本都没了。”弗朗西斯说,“总之先去看看蔬菜好了。”

  亚瑟点头,毕竟这方面他家的厨师才是行家。两人向蔬果区缓步走去,到了以后弗朗西斯将推车停下,挑眉:“喜欢吃什么?”

  亚瑟毫不客气地丢了两盒胡萝卜与甘蓝菜进去,想了想说:“其实这些是埃尔夫和马修喜欢吃的。”

  弗朗西斯笑笑,又拣了些蔬菜,顺便多拿了几盒胡萝卜与甘蓝。接下来又推着车奔向各个区域。期间引来了多少女生的围观暂且不提,总之最后还是成功地买好了食材。

  结账。亚瑟拿出一盒牛肉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日期,摩挲了一下才放回去:“这盒你确定没有坏吗?颜色有点奇怪。”

  “当然。”弗朗西斯帮忙把车里的东西拿出来顺便回复,“生牛肉都是那样的。”

  “好吧……”亚瑟皱了皱粗壮的眉头,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照片。随着照片看过去是一个比较矮的黑皮姑娘,黝黑的头发扎了两个大辫子,戴了顶草帽,看样子似乎是个小摄影师。

  “啊……您好,我叫塞西莉亚。”塞西莉亚的脸上红扑扑的,“不好意思,刚才看到您和您先生的互动时我忍不住就拍了一张。”

  “您好。”亚瑟和她打了声招呼,还在掏着钱时就被这姑娘下一句话吓得手一抖:“不不不不他不是我先生!”

  弗朗西斯噗地笑出了声,他捡起亚瑟掉在地上的钱包付着款,一副很愉悦地模样:“我们可不是那种关系,可爱的小摄影师。”

  “诶?抱,抱歉!”塞西莉亚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那么这张照片就送给你们当作赔礼好了。”她摇了摇手上造型有些古老的相机,把照片送到了亚瑟手上。

  “谢……谢谢。”亚瑟被吓得不轻,他愣愣的接过照片,上面的他一脸懒散的看着手上的牛肉,旁边是对他笑地开心的弗朗西斯,两个人站在一起显得格外和谐,就像是一对一样。

  亚瑟怔怔地看着照片,连塞西莉亚什么时候走了也不自知。

  “果然拍的很好呢。”弗朗西斯瞥了一眼说了句,拎下被员工打包好放在台子上的袋子,“走吧。”

  “嗯。”亚瑟应了一声,胡乱把照片塞进了口袋,拿出了车钥匙。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