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Remember in24 o'clock

早到的圣诞贺文!大概之后还会写其他cp相关_(:3?

大厨报告这周更可好?手稿写完我不怕不怕_(:3

ooc!ooc!ooc!

===============================

  现在是早晨八点。

  弗朗西斯早上醒来时就感觉莫名的有种违和感。像是吃了变质的法国蜗牛一样,心里堵得难受。

  他坐起来,有些头疼的敲了敲额头,晦暗朦胧的眸子缓缓变得清明起来。昏暗的房间里充斥的好闻气息让他鼻子有点痒。

  这真是诡异极了一一虽然说不上哪里诡异一一噢,他总觉得他的旁边应该是还有一个人的。弗朗西斯条件反射地扭头看向身边的空荡,又无奈地摇了摇头,下了床。他打开衣柜,里面的几件陌生衬衫让他的动作迟疑起来。

  他可不记得他有买过这些不符合他美学的衣服。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的视觉受到了不一般的冲击,他停顿了好一会儿,最后才拿出了一件宽松的开领衫。

  等洗漱好后弗朗西斯便出了房门来到厨房,他下意识地剪了两个鸡蛋,并且分了两个盘子装。他的动作是那么的顺畅,而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做好了两人份的早餐,甚至记忆还提醒他这时该回房间叫醒某人一一噢天呐,这也太非比寻常了。

  他今天脑子一定进了水。弗朗西斯长舒出一口气,把一份早点做好保鲜措施后便放进了冰箱,他随意扯开离厨房比较近的位置坐下,脑海中却响彻了万分熟悉的“这是我的位置滚开”这句话。他努力忽略掉,尽管那个柔和的青年嗓音是如此的……让人迷恋。弗朗西斯叉起一点胡萝卜放进嘴里咀嚼起来,下意识地觉得拥有刚才声音的主人一定会很喜欢吃这种蔬菜。

  现在是上午十点。

  弗朗西斯用完早饭后顺便还出去遛了一圈,而他现在却感觉无聊极了。如果放在以前他一定会去咖啡厅或酒吧寻找那些愿意与他共度良宵的漂亮女人一一天知道他现在为什么没有了这种打算。

  真是见鬼。弗朗西斯在心里暗骂,这栋被明亮阳光充斥成暖金色的房子也不顺眼了起来。他深吸了口气,随意拿了条缎带绑上了头发,决定去后院看看他的小玫瑰花们一一

  一一该死。

  他透过玻璃门看着种满了的绿色金边灌木,精神一阵恍惚。他什么时候干出把玫瑰花全部换掉的这种狗屁事了?

  “Putain!”他忍不住骂了句俚语,叹了口气拉上了窗帘,思考着明天让花匠来处理。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半。

  弗朗西斯在厨房准备着自己的晚餐,红酒与牛排的混合香味让他一下就把刚才的不快抛在了脑后,他甚至哼起了乡间小调。所以显然的,他的电话响起的并不是时候。弗朗西斯感受着口袋里的振动将炉灶的火关小,慢悠悠地摸出了手机:“allô?(翻译:喂,电话用语)”

  “哟弗朗吉!这是基尔伯特!”电话那头传来了他的恶友,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那富有特点的大嗓门。弗朗西斯用锅铲按了按牛排,一股汤汁顿时就流了出来:“哟小基尔,找哥哥有什么事吗~?”他用颈窝夹住手机,暧昧地眨了眨眼,“难不成是想和哥哥一起怀念一下第一次的美好?”

  “别瞎扯了,本大爷倒是觉得第一次揍你的感觉更值得怀念呢kesesese!”基尔伯特毫不留情地反唇相讥,那讨人厌的刺耳笑声让弗朗西斯皱了好几下眉头。

  “……伊丽莎白拿了点不错的红茶让我给你送来……”基尔伯特好不容易进入了正题,“不过弗朗吉啊,你什么时候染上的喝红茶的习惯?伊丽莎白居然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红茶就想到你了,果然是个蠢女人……”

  电话里不断传来基尔伯特对其青梅竹马的抱怨,弗朗西斯却是晃了很久的神,好一会儿才回复:“……嗯,知道了,我下午有空,你可以过来。”

  “噢噢!那就乖乖在家等着本大爷吧kesesese!”

  “好一一那么bon après-midi。(翻译:再见)”弗朗西斯挂断了电话沉默良久。他努力忽略掉自己那点怪异的满足感,脑海中总会闪过一个金发的,看不清脸的青年一一他是没有喝红茶习惯的呀。

  炉灶上的滋滋声继续响着,弗朗西斯如同大梦初醒般赶紧把牛排翻了个面,虽然还是烧糊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

  基尔伯特准时地敲响了弗朗西斯的家门,秉持着恶友本色弗朗西斯坏心眼地在打开后马上关上了门,然后果然得到了更加猛烈的敲门声。

  “弗朗吉你个老混蛋!痛死本大爷了!”好不容易进门的基尔伯特揉着被门撞红的鼻子,骂骂咧咧地躺在沙发上。弗朗西斯拿起他送来的红茶,捏了一小撮嗅了嗅,好闻的清香瞬间充满了鼻腔。

  他会喜欢。弗朗西斯突然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却不知道“他”是谁。

  他把这个想法暂时丢开也坐了下来,和基尔伯特聊起了天。他们聊到了花卉的种植,然后谈到了另一个恶友安东尼奥家的番茄园,又说起伊丽莎白的锅是有多么凶残,之后是银河系中有没有其他的生物……最后,他们聊到了伴侣。

  “不知道为啥呀,我总觉得你不应该是一个人才对,弗朗吉。”准备离去的基尔伯特这么说,弗朗西斯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把他踹出了家门。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

  基尔伯特已经离去大概半小时,刚才才确认其平安到家的弗朗西斯又变得无所事事起来。他看了看壁钟,依着潜意识的主导去泡了壶红茶。说实话弗朗西斯的动作娴熟地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又拿出了点茶点,打算就这样来享受一次从来没有过的下午茶:毕竟他的大脑可不是每天都进水。

  温热的茶水顺着喉头滚下,别于红酒的香醇,清苦后所散发出的甜味一下就让弗朗西斯爱上了这种味道。

  “所以我才说,比起咖啡果然还是红茶更棒。”

  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弗朗西斯愣了愣,他的身边似乎有一抹金色一闪而过。

  现在是晚上九点。

  良久养成的晚睡习惯让弗朗西斯一点也不困。他摸了摸脖子,决定进书房去找两本书看。然后他看着干净整洁的书房又一次愣神,记忆告诉他他经常来打扫,只是因为一一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

  弗朗西斯在这段时间里翻完了那本《夜莺与玫瑰》,童话书的浅显易懂比起那些晦涩的著作更适合他现在的状态。

  虽然已经知道结局,但最后夜莺的死亡却仍然让他唏嘘不已。鲜红玫瑰的绽放,却是刚巧把夜莺的爱蕴含其中。

  夜莺爱着少年。

  弗朗西斯翻过最后一页,本应是空白之处却用娟秀的字迹写着几个单词:

  Love,my rose.

  最后的e字母被书写人小心翼翼的延伸了出去,仿佛要拉住什么一样。弗朗西斯感觉眼前的黑暗被那根小心翼翼的线拉开,眼前一片光亮。

  现在是十一点五十分。

  早已习惯性帮他准备好三餐,只是因为他不太擅长厨艺;早已把艳丽的玫瑰园换成了灌木丛,只是因为怕他一个冒失就再一次被刮伤;早已习惯了红茶的味道,只是因为他喜欢喝。

  是了,就是这样了。

  现在是十一点五十八分。

  夜莺爱着少年,小王子爱着玫瑰,而弗朗西斯爱着的又是谁呢?

  快呀,快想起来呀一一

  弗朗西斯拼命思索着,仿佛在攀登一座怎么也无法到顶的山峰。他似乎看见自己的面前恍然出现了一个青年的虚影,他的金色短发与翠湖色眸子显得脆弱极了。

  虚影似乎蹲了下来,正抽噎着一一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呀。

  求你了,不要丢下我……

  “不会的。”弗朗西斯抱住了他说出了这句话,不知道是安抚着谁。他紧紧抱着这个虚影,填补着内心无尽的空虚与迷茫。

  现在是十一点五十九分。

  他是谁呢?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一定要记起他一一他的爱人。

  记忆如潮水般翻涌而出,一切恍如初见时,他看见那个小少年的第一眼就万劫不复。

  “初次见面,我叫弗朗西斯。”

  “初次见面,我叫……”

  他叫什么呢?

  现在是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五秒。

  “初次见面,我叫弗朗西斯。”

  “初次见面,我叫……”

  那个少年无声地念出了两个音符。

  四。

  “初次见面,我叫弗朗西斯。”

  “初次见面,我叫……”

  叫什么呢?谁又忘记了什么呢?

  三。

  “你好,我叫弗朗西斯。你呢?”

  “初次见面,我……”

  二。

  “你好,我叫弗朗西斯。”

  “初次见面,我……是……”

  这一次连少年都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一。

  “初次见面,我叫弗朗西斯。”

  “初次见面,我叫……”

  “亚瑟·柯克兰!”弗朗西斯大吼出声,不复儿时的清脆声线中所蕴含着的是失而复得的欣喜。

  梦境破碎,虚幻与现实所交织。弗朗西斯紧紧抱着那个泪流满面的青年,不停地吻去他的泪水。

  “你是亚瑟·柯克兰,我的爱人。抱歉,我差点忘了你。”

  “抱歉。”

  男人忍不住也红了眼眶。

  现在是午夜零点整。灰姑娘的魔法已经消散,迎接她的则是被她所爱着的现实。

END.


===============

30fo撒花!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啦u

是不是要开点文来着0 0?不过lof的点文是怎样的呢_(:3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