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短打】操纵玩偶的人与杀戮玩偶的人

想想还是发出来x

cp向猎奇,爱丽丝疯狂回归的爱丽丝小姐x蒙哥马利

不过总觉得莫名带感x

ooc!ooc!ooc!


========================

  高街的天空依旧晦暗如常,冷色调的房子沾满污垢,杂乱不堪的排列着。邋遢的乞丐和妓女争抢着满是橄榄油的硬币,下水道的恶臭布满了整条街道。

  噢——真是恶心。露西·莫德·蒙哥马利紧皱着眉头,她强迫自己踮起脚走路,拎着皮包的双手也紧紧把长裙上提了些许,虽说大概会受到那些满口黄牙的乞丐嘲笑“贵妇女”,不过蒙哥马利觉得自己更受不了身上沾惹一点这儿的味道。

  ——尽快穿过这条街好了。

  蒙哥马利加快了脚步,老实说高街的味道还不如孤儿院放了三个礼拜的发霉面包好闻。然后她忍下把那些臃肿的肮脏妇女丢进安妮的房间的冲动,在下个路口左拐进了一条至少没那么难闻的通道。这儿的人似乎也少了很多,附近的杂草显示着许久没清理的事实。蒙哥马利嫌厌的撇着嘴,三两步跨过杂草团——

  “你是谁?”

  她听见前面有一个女孩的声音,似乎年龄比她小了几岁。她抬起头,她的前面的确站着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有着齐肩的中长发,穿着脏旧的灰白条纹裙子,甚至土里土气的围了个小罩裙。

  “我只是路过。”蒙哥马利摊了摊手,戴着牙套的嘴咧出一个生硬的微笑来:刚才的泥土似乎弄脏了她的白袜子。该死,她在心里低咒了句。

  “往别处走,此路不通。”那个女孩皱了皱眉头,蒙哥马利突然发现她有张好看的脸。不过——“嘿,你后面不就是条路吗?”蒙哥马利也皱起了眉头。

  “这儿是贫民窟,贵妇人小姐。”女孩挑眉,用一种奇怪的语调说着,那双眸子里是清傲的高贵。

  “别叫我贵妇人小姐,我叫露西·莫德·蒙哥马利。”

  “名字真长,”女孩嘀咕了一句,“就像护士小姐一个月没洗的袜子一样。”

  “你说什么?”蒙哥马利有些生气的反问,她一生气眼睛就会睁大许多,看起来狰狞极了。

  “我说——我叫爱丽丝·里德尔。”里德尔特地用了和蒙哥马利相同的语气,“此路不通,蒙哥马利小姐。”

  蒙哥马利看着她,说真的这名字让她想起了横滨的某位金发小姑娘。她认真地看着里德尔,里德尔正不断地用指甲划着手心,她看见那里都已经破了皮。

  还是走吧,真倒霉。蒙哥马利想,不过这么乖乖就走就不是蒙哥马利了。于是她转身,冷哼一声:“真是个疯子。”

  啪。

  里德尔上前了一步,她眼里莫名其妙的骄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狰狞的疯狂。下一秒,蒙哥马利看见她身上那件灰不溜秋的衣服变换成了蓝色的女仆裙,白色的围兜上缝纫着两个奇怪的符号,衬得那上面的血迹都莫名阴冷。再下一秒,一阵寒风便席卷而来,蒙哥马利瞳孔一缩,只见一柄大锤——更像是骷髅形态的木马——带着上面的尖锐独角刺来,最后停留在了离她面门只有一英寸不到的位置。

  蒙哥马利流下了一滴冷汗,那个精致的皮包已经掉在了地上。然后她听见里德尔说:

  “如果你再说一次你刚才的话,

  “我就砸烂你的脑袋。”

  嘿。蒙哥马利垂下头笑了。然后再下一秒,四周的乌黑管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正欢乐播放着安魂曲的娃娃房。蒙哥马利轻轻后跳,接着被一个两人高的丑陋娃娃接住。她拍了拍娃娃的脸,头部向左一歪,一副天真表情地看着眼中满是杀意与冷静的里德尔。

  “你说,要砸烂我哪儿来着?”

END.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