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柯克兰家的大厨记录报告07

来了_(:3

惊讶的发现这篇快完结啦u

思考着接下来开什么脑洞u

一如既往的ooc!ooc!ooc!

==============================

07

  这是弗朗西斯来柯克兰家的第三个月。说实话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亚瑟已经渐渐熟悉了这种回家就有美食的生活了。

  自从那次那位名叫塞西莉亚的小姐无意中拍下了他与弗朗西斯的照片后亚瑟总会下意识地与自家厨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虽然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但看着那张温润的笑脸亚瑟的内心总会不由得生出一点歉疚来。事实上亚瑟从来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的性取向正常,和弗朗西斯扯在一起……真是诡异。

  或许什么时候要给弗朗西斯准备点东西他内心的歉疚才会消除。亚瑟抖了抖身子,将最后一点红茶喝完后便离开了咖啡馆。L城这会已经入秋了,虽然说这鬼地方一年四季都一个样但亚瑟依旧感受到了些许寒意。

  “那,那个,您好,可以拍个合影吗?”两个小女生怯怯地走了上来挥舞了一下手机。亚瑟叹了口气,神色如常地蹲下身来与她们拍了张合照便目送着她们欢喜的离开。

  虽然说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了但这也有些不太正常了……亚瑟紧皱着眉,那两条粗壮的眉毛就像绞在了一团。他感受着身旁行人有些微妙的视线,秉持着绅士风度快步走着,然后在没人的地方狠狠踢了一下旁边的自动贩卖机:不,这太不正常了!

  顶着怪异的视线好不容易回到家,亚瑟把包一丢,气愤地坐在了沙发上,脸上是连遮掩也懒得了的纠结与恼火。

  听到动静的弗朗西斯放下了园艺剪走进了房,两个小家伙不在时他也能偷点空把花园里的玫瑰修剪一下,这段时间来倒是修整地差不多了:“怎么了,我亲爱的小少爷?”

  懒得理会对方的调侃,亚瑟懒散地靠在沙发背上:“不关你的事。我的红茶呢?”

  弗朗西斯摊了摊手,觉得自己要是和小少爷计较那就是作死。于是他依言去拿出了一套茶具来。用刚烧好的热水试好水温,沏好茶后顺便向里面加了一勺蜂蜜,弗朗西斯这才关上印有镂空玫瑰花纹的茶壶盖。他顺便拎出一个小型三层塔,向里面加了点茶点饼干后一起端了过来摆上了桌:“下午茶?”

  亚瑟哼了一声没说话,弗朗西斯自然地帮他倒出了茶,那张比女人还柔和的面庞带着微笑。他倒好茶后两人又攀谈了几句,弗朗西斯便继续回到了花园工作。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亚瑟破天荒地把东西都移到了靠近花园的阳台上来,自己则坐在那悠闲地看着弗朗西斯。刚才还刮着风的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晴朗起来,金色的阳光洒下来让亚瑟感觉舒服极了,连刚才的不快都抛向了脑后。于是他喝着红茶吃着茶点,就这么打起盹来。

  弗朗西斯瞥了两眼那边像只猫一样蜷缩起来微眯着眼的亚瑟小少爷,心里暗自发笑,手里的动作不自知地放轻了点。说实话弗朗西斯有时会思考他是不是对这位相识才不到四个月的小少爷好过头了,但是,噢,他一想到那双澄澈的碧绿色眸子就没辙了。

  其实这段时间亚瑟有时对他的刻意保持距离他不是没注意到,只是不说出来罢了:毕竟他不是个gay。

  (后来弗朗西斯觉得这个想法真是蠢壁了。)

  温暖的午后安静极了,亚瑟真的熟睡了过去,而弗朗西斯也一直修剪着花园。阳光正好,微凉的红茶保持在了一个完美的温度,然后一一

  “哈哈哈哈hero我是第一名!No.1!”

  阿尔弗雷德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直截了当的冲击了亚瑟的耳膜。亚瑟吓得一弹,桌上的红茶就洒了出来。

  “Damn it!”亚瑟骂了一句,睡意全无地从玻璃门看了过去。

  “明明是埃尔夫作弊!”马修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两个人身上脏的不行,如果让亚瑟来形容的话大概是刚在泥潭里打了个滚然后站起来的猪。

  “阿尔弗雷德!你是不是又带马修去踢球了!”亚瑟站起来颇有气势地吼出声,而阿尔弗雷德也跟着以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我饿了!”

  弗朗西斯噗地笑了出来,放下剪子十分自然地拍了拍胸膛不断起伏的亚瑟:“准备好卫生工具吧老兄。”然后便在迎来肘击之前快步走进了厨房,徒留下亚瑟的“不洗澡不能吃饭”与“这兔崽子越来越不像话了”作结,弗朗西斯偷偷贴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脸上忍着笑的表情更加扭曲。

  晚餐时分两个小家伙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亚瑟纠缠在一起的粗眉毛也缓和了不少。

  “说起来,亚瑟你周日有空吗?”马修看着旁边大快朵颐的阿尔弗雷德嫌弃的挪了挪位置,然后戳了戳盘子里的西兰花抬头问道。

  亚瑟愣了一下,条件反射的看了眼弗朗西斯,而对方正挑起一点意大利面。他想了想然后点点头,马修这才歪着头露出了笑容:“海德薇莉小姐邀请我们一起去野餐。”

  “……那就去吧,先说好是她先邀请我的。”亚瑟沉默了一会儿答道,然后迅速地低下头吃东西嘀咕出声,深知其性子的马修晃动了下腿,乖巧的答了句“好”。

  “小少爷,你们去野餐的话那天可以给我放假吗?”弗朗西斯这才插话,等到亚瑟转过头了才继续道,“那天有朋友约我出去聚聚。”

  听着对方语气中偶尔传出的戏谑亚瑟突然有些恼火,于是他扭过了头:“可以啊,你自己要求的话。”

  “诶一一弗朗西斯不去吗。”阿尔弗雷德失望的瘪了瘪嘴,马修也难过地耷拉下了头,他们那副模样看得亚瑟一阵火大。你们只是想吃好吃的吧小混蛋们,亚瑟狠咬了一口面条来宣泄自己的郁闷,舌尖突然传来的剧痛让他猛地闭上眼一一该死,咬到舌头了。

  而那边的弗朗西斯刚想安慰两个孩子,却被手机的铃声打断。弗朗西斯抱歉地笑了笑掏了出来。

  是条短信。弗朗西斯点开,只见上面写着“弗朗吉周日大爷我要陪妹子出去玩你自己去浪好了kesesese”。

  感叹了一下这家伙居然也泡的到妞,弗朗西斯又收起手机摊了摊手:“好吧,看来我现在是没事了。”

  迎接他的是阿尔弗雷德的一阵刺耳的欢呼。

============

所以接下来是野餐时间_(:3!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