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Three Years 01-05

大家好又是我x

这篇仏英画风非常的清奇,根本没有文风这东西,并且以后绝对会发展成全员向…躺

嗯,这一个坑的取材全是生活中的真实材料哦x要不就是我有过的经历,也可能是朋友有过的或是她们告诉我的。至于为什么要叫three years,只是想以此记录被艺术加工过的高中三年罢了_(:3

有梗就码x另外占tag抱歉x!

一如既往的ooc!ooc!ooc!

========================

01

  亚瑟·柯克兰,一介高一生名气却大的可怕。

  原因有两点。其一是这位小少爷入学考试成绩第一不说,竟然还口出狂言说“进校就要做学生会长”。这让高一界的王耀不乐意了:小伙子不太会尊敬老人家啊阿噜。

  不过其实也难怪,亚瑟·柯克兰从小品学兼优,是幼儿园开始每学期都有十几朵小红花或者奖状的那种,老师看他的眼神没一个不好的,嗯,特别像看马上上菜场的猪肉,每次都让亚瑟直打哆嗦。


02

  其二呢,就是因为那个亚瑟连名字都不想提的法国佬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了。

  柯克兰家算是个比较大的家族,琐事也意外的多。于是亚瑟干脆的翘掉了高中的军训,开学时直接进了班。按W学院的传统是军训前分好班的,于是这就导致了一件让亚瑟后来无比后悔的事:他没有好位置了。

  一个人也可以嘛。亚瑟干咳了一声,默默不语地来到最后一排的两个空位坐下,拿出本《罪与罚》看了起来。大概等了半个小时班导才慢悠悠地走进来,看见亚瑟就皱起了眉头。

  “亚瑟·柯克兰?”

  亚瑟点点头。班导推了推眼镜四处张望了一会儿,然后看向了第二条第四个座位,抬了抬下巴:“去那坐吧。”

  亚瑟抬头看了看那个位置,此时班里已经安静了不少,于是他只看见了新同桌的后脑勺。新同桌身形削瘦,留着及肩的金发,看起来似乎很温顺的样子,于是亚瑟又点了点头,整理起自己的东西来。他把东西放在桌上,不去在意他人的眼光,甚至还秉持着绅士道向温顺的同桌道了声好才坐下一一

  然后他就摔到了地上。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凳子被所谓很温顺的同桌抽走了。

  得,亚瑟·柯克兰这下真的出名了。


03

  事后新同桌笑着向他说了声抱歉,亚瑟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那本《罪与罚》砸到了他的脸上。

  同桌叫弗朗西斯,法国人,人缘很好,脸漂亮的像个姑娘。亚瑟实在怀疑这种天天浪荡风流的小白脸是怎么进的这个班。

  直到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弗朗西斯拿了年段第二。


04

  上过学的都知道,新同桌,总是要有一段磨合期的。于是直接导致了当两人熟络起来后就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正可谓人间正道是沧桑。

  而亚瑟和弗朗西斯却好像没有这个过程一样。据前排同学一一弗朗西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一一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称,开学第一天早上两个人还相敬如宾着,中午就能像老夫老妻般互相调戏了。

  亚瑟面无表情的掏出了《罪与罚》:“你说我们像什么?”

  “亚瑟你重点错了啦。”弗朗西斯单手撑着头,笑嘻嘻的看着同桌。


05

  其实亚瑟深切地觉得前排的两个一一安东尼奥与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就是弗朗西斯的两个恶友,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世界的超人,内裤外穿的那种。至于他和弗朗西斯的气氛问题其实也和他俩有联系一一

  基尔伯特呢,是个唯我独尊的人,连座位少了都会不乐意的和人家干架的那种。弗朗西斯早就习惯了他,于是在他后桌时总会下意识地把空间缩小,反正他瘦嘛,呵呵。

  W学院的制式椅子是没有靠背的,但是凳子腿却呈倒过来的T字形,虽然坐着舒服但在狭窄的空间里却总显得碍手碍脚。就像今天,弗朗西斯站起来需要亚瑟借过,人亚瑟还没动,这家伙就被凳子腿绊倒了,以一种勾着凳子腿倒在亚瑟大腿中间,脸朝下的扭曲姿势挣扎了起来。

  亚瑟黑了脸,顺手一本书就砸向了还在幸灾乐祸着的基尔伯特,把弗朗西斯弄起来后一脸的生无可恋。

  他总觉得自己又要火了。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