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2016贺】生而为王

献上渣短,最后我都不知道在写啥了_(:3

新年快乐u

==========================

  王耀每天都会花时间想起以前的事情,今天也不例外。

  他想起了被历史泯灭的大秦,那时他大概叫…什么来着?罗马?

  大秦还在时王耀与他的关系很好,两人志同道合的心让他们不惜跨越千里的丝路,只为看一眼黄沙中风尘弥漫的老友,再讨要一杯酒喝。记得那时王梅梅问起究竟值不值得的时候,王耀笑着念了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而当知道大秦也是这么回答的时候,他笑的更开心了。

  可大秦终究还是亡了。知道消息后的王耀一人跑到断琴口喝了两天的酒,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他是国。

  然后他在竹林里捡到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梳着乖顺的短发,瘦瘦小小的身子实在惹人怜爱。他把他捡回了家,从此他成了他的弟弟,他叫本田菊。

  唐。唐的鼎盛晃花了他的眼,骄傲之情也不断勃发。他看见大秦的子孙跪在殿上,他看见来自遥远的,据说叫做阿尔比恩的国家的男孩跪在殿上。他们都跪着,跪在下面,这堂上最高点只有他一人。

  王耀突然感觉内心有点寂寞。

  “在位者,当以天下为之重任,以为荣耀。故,汝名王耀。”

  他想起这是在自己很小的时候,豫娘曾对他说的话。

  我非要成王不可么?他问。

  不,你就是王。豫娘回答。是豫娘第一次给他戴上了冕冠,然后豫娘最后一次捏了捏他的脸,从此跪于其下。她说:天佑吾王,囯祚绵长。

  我是王耀,王耀。我是国,我是不死不灭的国。他说。

  可跪在殿下的人又是怎么把自己打垮的呢?王耀回忆着,因为渴望鸦片而如同被撕裂的肺部现在又是什么样呢?

  那个从遥远的阿尔比恩而来的孩子第一个击碎了他的骄傲。随后是极北而来的孩子与漂亮的如同鲜艳牡丹的孩子,到了最后是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孩子。

  背后的伤疤还在隐隐作痛,王耀依稀记得当初自己恍惚地抬起头时所看见的嘲笑与讽刺。

  在位者,当以天下为之重任,以为荣耀。

  他是王耀,是王,是龙。他又怎能倒在这?

  于是他迟钝了几十年的精神终于绷紧,他拖着瘦弱的身躯,拿起了多年没有碰过的武器。

  然后他遇见了那个孩子。他叫泽东,字润之,胸有谋略,体有胆识,当成大器。

  泽东,润之。润泽东方。王耀念叨着,然后对他说:在位者,当以天下为之重任,以为荣耀。

  然后他看见……

  “哥!”

  湘儿与赣儿在叫他。王耀回过神来,喔,谁又能想到呢,这两个温和的如同瓷上青花的姑娘是第一个拿起了枪的?他笑。

  “哥!”

  这是平子在叫他。喔,换成现在的话,应该叫京才对。谁又能想到呢,当初他踏上了五胡之地后遇到的孩子如今却是成了他的心脏?他笑。

  “哥!”

  这是梅梅在叫他。今年梅梅终于回家过年了,他笑。

  “哥!新年好!”

  他笑。

  然后他哭了。

  泪眼中他看到了润之,他对他说:

  日出扶桑,康泽天下,此为东方巨龙,故名曰一一

  王耀。

Fin.

注:

断琴口:据说是伯牙摔琴谢知音之地

阿尔比恩:英/国古称

两个如瓷上青花的姑娘第一个拿起枪:指南昌起义与毛/主/席出生之地

平子:指北/京

在位者,当以天下为之重任,以为荣耀。故,汝名王耀:梗源涵仔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