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aph x 文豪野犬】战争初始01

失踪人口回归x
抱歉啊前段时间太lan忙ai所以没更…躺,最近在努力填坑啦
这篇就是上次那篇的后续,或者前传?反正私设大堆大堆的xxx
过两天大概会把现有的人设弄出来x
废话好像多了点,不过我还是想吼Nick这只狐狸怎么这么撩!!!
好的文野4.6开播大吉uuuu
OOC!OOC!OOC!
================================



01
  今天的侦探社有些不太正常,平时吵嚷的连地上的树叶都能震起来,而今天却安静的毫无声音?中岛敦站在门口想着,不过管他呢。他继续想,然后把顺路给镜花与乱步先生带的八桥点心换到左手推开了门:“早安。”
“哦,敦,早安。” 国木田独步回答,他这会正抱着一沓资料向会议室走。中岛敦环视了一下四周,将手里的点心放上了长桌:“国木田先生早。太宰先生他们呢?”
“在里面。今天一一”国木田向会议室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结果脸上的镜框差点滑落。他连忙低头,顿了顿才继续说,平时就板着的脸这会愈加严肃,“来了帮大家伙。”
  大家伙?中岛敦一愣,疑惑更深。他不解的直起腰跟着国木田独步走了进去,内部的人也因为这里的动静而转过了头。只见会议桌上两个青年对坐,左边的着一身和服,留着乖顺的学生头,鬓角也整整齐齐的贴在耳前。而右边的则一席红袍,似是唐装,留着的马尾辫令他看起来有点像个姑娘。红袍青年身后则站着两人,一男一女,而和服青年这边身后侦探社的一个都没少,就连福泽谕吉也站在其后。
  等等……社长?中岛敦瞪大了眼睛。哦哦,敦君来啦?这时只见太宰治没心没肺的向他挥手,众人的视线都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令中岛敦有些不适。他干咳两声走进人堆,那位和服青年却回过了头,脸上带着清雅的笑意,仿若泉水沁竹般,“这位是?”
“新社员,名为中岛敦。”福泽谕吉回答,只见青年向他挥了挥手示意,于是才闭住了嘴。
“真是个有活力的年轻人,初次见面,在下本田菊,请多关照。”
“请,请多关照。”中岛敦这时早就弄不清现在的事态了,只能顺着话答。国木田独步看他们交谈暂时结束便把那叠资料递给了本田菊,只见他随意翻看了一下,黑色的眸子深幽:“啊,叫……丁玲是吗?当初是太宰帮忙封印的?”
“是我,毕竟丁玲小姐是那么的美丽,啊,纯洁的百合花小姐,你愿意和我一起殉情吗?”太宰治夸张的做着戏剧化的动作与表情,而那红袍青年身后的姑娘却毫不在意的别开了视线。红袍青年放下茶杯,随意的捋了把发辫,调侃道:“我还以为你要和比你更年轻的年轻人一直聊下去呢。”说着他顿了顿,才步入正题,“没错,当时因为玲的力量太强大了,樟寿便求了太宰帮忙。”
“那现在又为何希望解开封印了呢?据我所知,耀君,不,王桑你可不是会为了这点事就亲自前来并叫在下出来的。”本田菊放下了资料,饶有兴致的直了直背,而他对面的那人咧嘴一笑,抖了抖袍子,“那是当然。”
  说着他突然身体前倾,一双琥珀眼明亮的让人移不开视线,“本田,我知道你们要与组合(Guild)开战的消息。”
“看来这消息的确传的很快。不过这有什么不妥吗?”
“不瞒你说,我们也将与钟塔侍从开战了。”
  伴随着这句话中岛敦忍不住就看向了刚才还嬉笑的太宰治,那人现在的脸色却突然沉了下去,而整个会议室也一片死寂。本田菊瞳孔微缩,沉默了好一会才缓过来,“……你疯了吗?”
“这话你得对那混蛋鸦片和阿尔弗说。”青年看上去像被逗笑了,“我倒是想问问那俩毛孩子是不是疯了,真想再来一次世界大战吗?妈的。”
  最后一个词他是用另一种语言说的,中岛敦没有听懂,不过他好歹还是记得钟塔侍从这个组织,这会终究是忍不住的插嘴,“等等,你刚才说……钟塔侍从?”
  青年似乎因为被打断有些不高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国木田低声告诉中岛敦这时可不是说话的时候,而太宰治这时已经眼疾手快的捂住了中岛敦的嘴,“没什么,王先生您请继续……哇敦君你不是老虎吗又不是狗。”
“什么不是说话的时候,我可是被那个组织悬赏了诶!”中岛敦松开好不容易咬住太宰治的手的嘴,随意擦了一把便说道,一头雾水的他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好了,冷静点,敦。先听听王先生怎么说。”太宰治叹了口气,把手上的口水擦干便安抚着拍了拍他的肩,而对面的红袍青年似乎突然反应过来,那双眼顿时又亮了几分:“……呃,小子,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特别值钱的人虎?就是悬赏六十亿那个?”
“……先生。”他身后的男人顿时干咳了几声,青年这才打了个激灵:“啊啊我绝对没有想把你卖给鸦片混蛋的意思相信我啊啊鲁!” 说着他又倒吸口气捂住了嘴,委屈的红了脸,“糟了一不小心把口癖带上了……”
“咳咳,不会笑您的啦,耀君。”本田菊连忙安慰,身后那一男一女也是安抚了很久青年才缓过来。中岛敦看着这一幕感觉有些微妙,毕竟所谓“大家伙”居然是这样的人论谁也有些接受不来:“……没错,是我。你刚才说你们要和钟塔侍从开战?什么意思?”
“不,是‘我们’要和他们开战。”青年习惯性的盘起了腿,露出一口白牙,“中国有句古话,叫兄弟齐心,其力断金,怎么说,我也是小菊的哥哥了呀。”
“……nini,您能别在这种场合这么说吗?”本田菊看上去有些无奈,“不过请宽恕在下的失礼,我们所谓野蛮未开化之国可还要与那些文明人开战呢。”
“问题在于一一我们需要玲,而你们需要人虎。就不怕你身后的叛逆孩子,没记错大概叫森鸥外,突然咬你一口吗,菊?”
“……也就只有您能把所有人都排除在信任外了。”本田菊皱皱眉头,虽说不太担心黑手党会不会反咬他,但眼前这位可是五千岁的仙人:和他作对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那么,你们的条件是?”
  青年喝了口茶,伸出两根手指比划着,“让太宰把玲的封印解开,我们派一个人来保护人虎。不过你们解决麻烦之后,可请借我们一段时间人虎呢?我想这位……敦,对,中岛敦君,也很好奇悬赏他的组织到底长什么样吧?”
“您想让他做诱饵?”本田菊眯了眯眼,缓缓笑开,“可以,但条件是我们需要派其他社员跟去,或者说你们有足够的把握让他不受伤。”
“随你。”青年也十分洒脱的摆了摆手,而一旁的中岛敦看了半天,终于(在发现自己被卖了后)忍不住插嘴:“等等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告诉你小子,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做了一个关于你的小小小交易。”青年伸了个懒腰回答,似乎愣怔了下又回头看了眼那个男人,“樟寿我有做自我介绍吗?”
“还不曾。”男人摇了摇头,青年听了于是回过头来,大大的笑容就挂在了脸上,“我姓王,单名耀,身后两位则是我新青年的社长周樟寿与社员丁玲。日后要做一段时间的伙伴了,请多担待啊,小子!”

TBC.大概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x
[我假装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