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太敦】文豪?不!是野犬!

奇怪的短篇
标题和内容没多大联系
私心让安房直子小姐出来了
中间那一段莫名其妙的话大概是我对侦探社的看法
OOC!OOC!OOC!
来自ED被塞了一嘴糖的某
太敦好好吃啊——

================================
文豪?不!是野犬!
01
  最近侦探社似乎很流行养宠物,连乱步都忍不住买了一只哈士奇来玩。当然最奇怪的还要数贤治:谁会把一头牛当作宠物啊喂!
  养宠物有什么好玩的嘛……捏紧钱包的中岛敦如实想着,一边深吸口气推开了侦探社的门。那句“我回来了”还没有发出第二个音节中岛敦就被一只汪汪叫的生物扑倒在地。中岛敦还没从身体一沉中缓过神来对方就已经上了舌头,吓得他差点没叫出声:“啊……好重——快走开!”
  “啊呀,看来小太宰很喜欢你呢敦君。”太宰治捏着一颗狗粮从长沙发后探出头,笑眯眯的欣赏着少年的窘态。中岛敦使劲扒拉着那条金毛,别扭地擦去脸上的口水坐了起来。
  小太宰,这名字听多少遍都觉得很是微妙——不过事实证明不能以普通人的思维来看侦探社的大佬们,尤其是他们起的名字。就像泉的兔子叫小镜花,谷崎的狐狸犬叫谷崎二郎,直美小姐的白色狮子猫叫小直美,国木田的德牧叫独步先生,贤治的牛叫宫泽,乱步先生的哈士奇叫江户川狗,与谢野小姐的英短叫与谢野……
  侦探社的品味真的没问题吗?中岛敦突然觉得心有点累。
  “我身上又没有狗粮吃。”中岛敦没好气的拍了拍金毛的头,果不其然又得到了一顿蹭。他一边使劲推开这只狗一边说着自己的疑问,“太宰先生你不是最讨厌狗了吗?”
  太宰治一笑,无视国木田独步与那条德牧的“太宰你再跳沙发试试”与“汪汪”,单手一撑便娴熟地从沙发上跳了出来。把一颗狗粮塞进嘴里嚼着走进了敦,太宰顺便摇了摇手里的一盒子狗饼干,“狗可是很难对付的,当然要把它收作宠物,永世压在身下……”
  少来。中岛敦忍不住用眼神给他一直想要尊敬但却做不到的前辈递去了一个白眼,这个理由可是牵强的过分。
  太宰治又是笑着摇了摇头,嘘,真正的理由他怎么会说出来呢。

02
  “恩?敦君不喜欢宠物吗?”江户川乱步正和泉镜花一起看他养的那只哈士奇追自己的尾巴。
  “也不是不喜欢……”中岛敦看了看正蹭他腿的小太宰,“……以前我在孤儿院养过一只鸟来着,但马上就被院长赶走了,还受了惩罚……我连自己和镜花都照顾不好就别说什么宠物啦。”
  “喵。”泉镜花学了一声猫叫,似乎在反驳中岛敦。江户川乱步似乎一下子也兴奋了起来,学了一声狗叫。然后两个人与哈士奇就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对话。敦看着这一幕感觉好笑,顺手摸了摸金毛的头,毛茸茸的头顶与温热的体温让他的心一下就软了下去。
  啪,啪。绷带与温热的手掌突然就拍了两下敦的头顶,中岛敦抬头向后看,只见太宰治笑的灿烂,不过似乎夹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喜欢就试试看嘛。”
  大概是用上了和小姑娘调情的技巧,太宰治的手指灵活的将少年的脸又向上抬了抬,随即低下头附在他耳边,仿佛在与情人低语般哄骗的中岛敦有些头晕,“就养只猫吧?试试看,就当我求你了如何,敦君?”
  “……恩。”中岛敦感觉耳廓微热,差点没吓得他倒下去。

03
  于是就这么答应了?几日后的中岛敦回想起来就想撞墙,却惹来了一旁正喂兔子的泉镜花的怪异视线。
  “咳咳,没什么没什么。我出门咯?”中岛敦立刻恢复了正经的样子,拍了拍镜花的头便走向门口穿上了鞋。
  “……麻烦帮镜花带一个可丽饼。小镜花想吃蔬菜。”
  中岛敦一下差点没反应过来,旋即呜呜的含糊应了两声表示知道了便出了宿舍。出了门才发现太宰治已经在底下等了一会了,见敦下来了太宰治二话不说拎着这只老虎便去了宠物店。宠物店老板是个漂亮的姑娘,似乎和太宰是旧识。敦看着他们俩交谈唯唯诺诺了好一会然后便被太宰嬉皮笑脸的推了出去:“敦君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安房小姐,很厉害的一个人哦。”
  “哦哦。”中岛敦应了两声,安房对他笑了笑便从柜台后走了出来,刚才与太宰治的交谈已经让她知道了这位少年的情况:“请多指教了,敦君。猫咪们都在这边,跟我来。”
  中岛敦点点头,老实说这位个性温和的小姐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他跟在太宰治后面跟着安房进了一间小隔间,只见两侧都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猫咪笼子,里面白的黑的花的全是,而角落里则是各式各样的猫爬架与猫抓板之类,看得小老虎手有点痒痒。
  “怎么样?去选一只呗。”太宰治把正看着角落里的玩具的少年拍醒,然后把他推了出去。中岛敦四处看了看,突然眼睛一亮,拉了拉太宰治的衣袖:“太宰先生你觉得那只怎么样?”
  太宰治顺着少年看得方向看去,只见一只灰色虎皮猫正安安静静的蜷在笼子里睡着,看上去的一股傻气倒是和中岛敦有几分像。想到这里,太宰治的心情又愉悦了几分,挺好挺好,他这么回答,然后招呼安房把虎皮猫抱了出来。
  回去的路上中岛敦简直被猫咪萌化了自己的少年心,太宰治有好几次说话他都没听见。太宰治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然后问:“你打算给它起什么名字,敦君?”
  “幸。”少年的眼睛突然亮了几分,看着太宰的时候恍惚间令他觉得自己看见了漫天星辰,“幸福的意思。”
  “喔?不错嘛。”太宰治又笑了,温柔地像是冬天的暖阳。

04
  金毛小太宰最近多了一个小伙伴。
  就是中岛敦养的那只虎皮猫。
  不知道为什么,这只金毛格外不喜欢自己的主人,相反和中岛敦与他的宠物亲近地像是亲生父子。每天敦君一进侦探社的门它一定是第一个迎接的,虽然被它喜欢着的少年并不领情。
  不过最近小太宰来接中岛敦的时间比较少了——虎皮猫幸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
  那天中岛敦抱着幸进来时,小太宰愣了几秒。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汪呜——”小太宰一下蹦个三尺高,利索地把虎皮猫从小老虎的怀里抢了出来。
  “喂喂这可不太好啊!”中岛敦有些无奈,却没看见某金毛主人嘴边的得逞笑意。
  而侦探社的诸位听到这边的动静,都纷纷放下了手里的活,过来喜闻乐见的围观:“啊啊这是敦君的宠物吗!好可爱!”“干得不错嘛敦。”“它叫小中岛吗?这么小诶,与谢野小姐要不要喂它点牛奶试试?”“啊你看它的眼睛!好漂亮!啊啊啊啊啊啊!”“直美小姐我明白您见到小中岛很开心但请不要用您还没有剪短的指甲掐我……”
  “什么小中岛哇,它叫幸啦。”中岛敦条件反射的吐槽,身后的太宰治却一撩流海,搂住他的肩膀,用一种莫名其妙的语气说着:“敦君你看,小太宰和小中岛碰到一起了哦。”
  中岛敦:……
  众人:……
  虽然有些懵逼不过太宰你刚才是不是顺手开了车?

05
  这是幸来到侦探社的第五周。
  或许是拜它所赐,这段时间太宰治居然只试着自杀过一次。侦探社也莫名其妙的清闲了很多,百无聊赖的与谢野只能逗她的那只英短过活,这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不是吗?
  金毛小太宰与幸的关系也莫名其妙的越来越好,据乱步所说这叫“跨越种族的爱恋”,一时吓了中岛敦一大跳,还把幸关在宿舍了几天。而这几天太宰治也莫名其妙的来的很勤,手里牵着金毛,据说是“狗太寂寞了过来找它的朋友”。
  这天是休息日,与谢野拉着直美谷崎一起去逛街了,国木田似乎有公事要处理也不在,乱步和贤治去破案玩了,一时竟然只剩下了太宰和敦两个人——哦,还有两只宠物。
  小太宰正傻不拉叽的躺在地上把幸滚着玩,气得虎皮猫喵喵直叫,也让中岛敦笑的特别开心。他看着两只宠物,而一旁的太宰治则看着他。
“怎么样,养宠物的感觉不错吧?”
“恩?”中岛敦回头看了一眼太宰治,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恩。真不错。”
“像幸的名字一样啊……心里总算不感觉寂寞了。”  “可是我还很寂寞呐。”太宰治突然说,中岛敦愣了一下,突然感觉什么东西消失了。
“我说,我还没有养过老虎呢。”
“敦君,要不要给我养养看?”
  太宰治现在的神情很认真,不同于以往的认真,认真到中岛敦都忍不住胆怯了起来:“呃……太宰先生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喜欢你的意思。”

06
  太宰治和中岛敦交往了。
  这个消息在侦探社里掀起了轰然大波,唯独江户川乱步一枝独秀,得意洋洋的表示“我早就猜到了”。
  不过,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除了国木田一直没缓过神来,其他人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宠物继续养着,工作继续做着,人生就是这样不是吗?或许欢喜,或许惊诧,或许悲伤,这一切终究会变成过往,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只要大家聚集在一起不就好了吗?
  从此所有人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大概就是童话故事的完美结局了吧。
  迟早有一天要把这只狗丢出去。看着不停舔中岛敦的脸的太宰·更讨厌狗了·死狗放开我媳妇儿·治如实想到。恩,真是极好。

END.
==============================
我如果说我已经写好了一篇太敦肉你们想看吗…?

评论(2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