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太敦】请等一下

抱歉,因为脑洞先写了这篇…短小不精悍,文风大变我好方
大概是这位姑娘的点文,不过不知道算不算太敦间的温馨日常…抱歉qwqqq@YinGx
OOC!OOC!OOC!

===============================
请等一下

01
  “太,太宰先生请等一下啦!”
  自从进了侦探社后这句话似乎就变成了中岛敦的口头禅:毕竟太宰治就是这么个奇怪的人。
  我们看看太宰治,年方二十出头,奇怪又爱好自杀的绷带浪费装置,大概除了长得还行以外没什么优点了,中岛敦少年如实想。不过这只小老虎却打心底的尊敬太宰治这个前辈兼救命恩人的——虽然很多时候这个前辈都没有什么前辈的样子。
  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实在幼稚的无可救药是在刚入社的时候,中岛敦记得那阵子他几乎每天都会接到自己前辈的求救电话,说实话一大早从睡梦中就被那声可怜兮兮的“早安”叫醒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但当少年每每想要埋怨时太宰治总会轻飘飘的来一句“我快死啦”:这招可是管用的很,不仅把小老虎的抱怨声堵了回去,还把人家的心直接砸了个窟窿。于是大概十几分钟后,前辈太宰治就能看到气喘吁吁的中岛敦了。
  “敦君果然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看着费了好大劲才把他使劲扒拉回地面的中岛敦太宰治总会笑着来上一句,接着果不其然地遭到了少年的怒视:“我说您也稍微让人省点心行不行啊太宰先生……”
  “啊,上班要迟到了呢。”
  “诶,诶?请等一下别跑啊啊!”

02
  太宰治说,中岛敦的眼睛十分的漂亮,柔和的粉色像日晕一样铺开,里面零零碎碎的点缀着橙黄色的色彩,像是夏天盛开的花一样。特别是生气的时候,瞪大眼睛时虹膜部分总是水灵灵的,像是蒙上了一层雾……
  “哦,所以这就是您喜欢在自杀时把我叫过去的原因?”面无表情地合上手里刚刚写完的报告,甩了甩有些酸痛的手,中岛敦少年说。不不不,怎么会呢,我只是想让敦君担心一下而已,表情超可爱的啊。太宰治笑眯眯地收获了对方的一个瞪视。
  “好,敦君的工作做完了的话我也就没事干了——那我去找可爱的女孩子殉情咯。”看着收起文件袋的中岛,太宰轻松地叹了口气然后打了一个响指。十分干净利落地站起来向外走去,这会儿太宰治的表情像是毅然决定今天一定要死掉。中岛敦一愣,瞳孔像猫科动物那样紧了紧,然后手忙脚乱地从椅子上扑向太宰治,中途还碰掉了几本书和咖啡杯:
  “请、请等一下!太宰先生你又要干嘛啊!”
  刚准备开门的太宰治动作一顿回过头来便看见了中岛敦少年那张气得鼓鼓的脸,腮帮子鼓起的他不像老虎更像仓鼠。太宰治突然就大笑了起来,连裹紧的绷带都要笑掉了似的。
  “骗你的啦。”

03
  深切感受到太宰先生的幼稚其实还有一次,那时候中岛敦正与泉镜花和江户川乱步玩着抽积木游戏,而太宰治突然就从那张长沙发上探出了头,把小老虎吓了一跳。
  “喂敦,为什么你一直要叫我太宰先生呢?”
  “啊?太宰先生是前辈吧。”中岛敦正抖抖索索地抽出一根木条,看见塔没倒时才如释重负般露出了微笑。太宰治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似乎饶有兴致地开了口:“要不要试着叫我的名字看看?”
  这时正轮到镜花抽,中岛敦见状便转过了头,垂眸皱眉:“太……宰?啊,果然做不到像国木田先生那般顺口呢。”
  “不不不,叫名字啦,名字。”太宰治一本正经地摆了摆手,“比如治君啊,治桑什么的,当然如果你想叫我治酱我也是不会介意的哦。”
   “……绝对不叫,也太奇怪了点。话说为什么我要对太宰先生直呼其名啊?”小老虎用力的摇头,太宰怀疑他可能一会就要掉毛,于是他安抚性地摇了摇手指,说的和真的一样:“练习而已啊练习,毕竟以后敦君结婚了也会直接叫对方的名字吧。”
  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呢,中岛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自顾自玩起来的乱步与镜花,叹了口气,“那么……治……桑。”
  “嗯嗯,说的真不错啊敦君。”男人看起来十分愉悦,甚至对着少年竖起了表示嘉奖的大拇指,“接下来试着说说看‘欢迎回来,治桑,您是想先用饭还是先沐浴呢’如何?”
  “唔……欢,欢迎回来,治……桑,您是想先用饭,还是先沐浴呢……不行果然太奇怪了!”
  “并没有哦,敦君不是做的很好吗!”男人扫了一脸“妈的智障”表情的乱步,十分顺口的说出褒奖,然后看着挠着头笑的一脸腼腆的中岛敦笑开,“以后肯定会成为好妻子的啊。”
  中岛敦:……
  镜花手一抖,积木塔倒了。
  ‘请,请等一下啊太宰先生!我可是男生啊!’小老虎涨红了脸,连耳根都红成了番茄色。太宰看着他,只是笑。

04
  当然,其实太宰先生有时还是很帅的,小老虎这么想。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前辈很帅大概是在组合入侵的时候吧?其实他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那时的天空暗淡的不行,灰压压的让人喘不过气来,而大地上一片凄凉,死气不断喷涌而出。他趴在地上,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手里却紧紧攥着那个布娃娃。那时他一定很狼狈吧?中岛敦想,他猜测那时候他的表情一定十分的松垮,眼神很晦暗,一点儿也不像太宰说的漂亮的玻璃花。
  然后——
  “辛苦啦,是你的胜利哦,敦君。”
  手上的布偶被抽走,熟悉的淡绿色光环在身边亮起,明明是冷色调却让中岛敦感到了几分温暖。中岛敦依稀记得他抬起了头,那个不省心的前辈就蹲在那儿,摇了摇手里已经修复好的可怖娃娃。他身后的天空吐露出一丝微光,而面前人依旧带着微笑。宛若灿烂千阳。
  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哦,辛苦了。
  十八岁的小老虎第一次打心底里想哭,他费劲的从趴着的姿势中解脱出来,甚至向太宰治借了点力,他改为跪坐,这个动作已经让他有些气喘。他看着太宰治,莫名其妙的就红了眼,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啊,不妙。小老虎连忙低下头捂住眼睛,泪水却不断打湿着手套,不知道是不是被手上的灰尘辣了眼睛。他不说话,太宰也不说话。好一会他才用颤抖的声音哽咽出声。
  “请等一下,太宰先生,就等一下……”
  等一下,我就不会哭了。
  等一下,我就能变得很强了。
  等一下,就是我去找你,而不是你来找我了。
  男人似乎轻笑出声,缱绻的声音莫名的让少年的心里有些痒。然后他感受到了一只似乎生了点茧子的粗糙手掌抚上了他的发顶,像安慰小兽一样拍了拍。
  “好呀。”

05
  “不管怎么样,太宰先生果然——只是个笨蛋呢。”
  酒量不好的小虎崽在居酒屋里喝成了醉虎,趴在桌子上,打着嗝边和身边自己大概不认识的男人抱怨着。而旁边那人用熟悉的声音笑得停不下来,一边还用戏谑的语气说那你怎么还任劳任怨的去救他啊。
  中岛敦抬了抬眼,太宰果然没说错,少年的眼睛实在漂亮的不行,这时里面似乎又暗暗点亮了几点微光,像是照亮了世界一般。
  “……因为我喜欢太宰先生啊。”少年的突然开口让他身边的男人心跳漏了一拍,然而他却什么都没发现,自顾自地说:“虽然有时候超级烦人,一点前辈的样子都没有,但这才是太宰先生嘛——那个救了我的太宰先生。”

06
  准备回宿舍已经是午夜十二点,身上披着居酒屋里那个男人送的驼色风衣,中岛敦走的格外欢快:虽然醉意不减,但老虎鼻子却帮他找准了方位。多谢你了啊老家伙,他想着,拍了拍自己的鼻子。
  这时候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安静地连鸟叫和虫鸣都听不见。路灯昏昏暗暗的洒下,是好看的琥珀色。
  “嘿——请等一下!”
  突然被人叫住,中岛敦回过头,迷蒙的眼中倒映出了熟悉的笑脸。
  “亲爱的小老虎,你的下半辈子愿不愿意与我一起研究怎么殉情?”
  从居酒屋里追上来的男人这么说着,笑的灿烂,仿佛在寒冷的冬天拥抱了世界上最温暖的太阳一样。

END.

评论(23)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