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太敦】千阳

我又产了篇什么鬼...烂尾的我都没眼看smk
有微量r18注意,肉的话等我用电脑了码来[]
顺便谁能告诉我为啥别人的白宰黑敦那么帅气我的就是傻白甜?????
ooc!ooc!ooc!
=======================
01
  “小子,记好了,无论如何都不要和叫做太宰治的那个人单独开战,否则……”
  中岛敦刚加入黑手党时,中原中也前辈如是说。
  事实上,离横滨很远的天朝有句被世界所熟知的古话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虽然说年方22的“老人”中原中也个子不高,但总归是前辈,走过的路大概比中岛敦吃过的茶泡饭还多。不听迟早会后悔吧。
  ——所以中岛敦现在就后悔了。
  可怜的少年人虎,他那双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格外纤细的手这时被紧紧拷在椅子后,双脚上也被带上了镣铐。血液不畅让他感觉肌肉酸痛的不行,无法动弹的感觉也让他难受极了——脑海中意识体被锁住又告诉了他异能被封住的坏消息。
  然而更坏的消息是他面前坐着一个男人。
  当然,这个举动放在平时肯定不会让中岛敦这么在意:但现在他面前的男人是太宰治。
  太宰治这时正拿着本《完全自杀手册》,但却没有翻开。他一手掸着自己的风衣,一边哼着奇怪的调子。外面似乎下了雨,他随着雨声的频率用手指敲打着书面,这时他似乎是听见了中岛敦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呻吟,抬起头来,在这个小屋子里笑的灿烂。
  “早安,敦君。”

02
  那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中岛敦的精神一阵恍惚。
  他想起自己昨天才从中原中也那领了个任务:秘密捣毁一个走私团伙在北街区的窝点。于是他夜晚出行,只身一人从港口去了北街区。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而就在他要闯入的最后关头,天空中却突然出现了一点亮光。
  抬头发现原本乌黑浓郁地像墨团一样的阴云不知何时悄悄散开,明亮的月光突然就冲了出来,那冷色的焰光甚至让身边的黑色都变成了白色,高贵的不可一世。那是白虎的颜色,
  今天是满月。
  中岛敦整个身子都僵在了原地,眸子紧紧盯着那轮明月。白色倒映在他的眼中,与澄澈的黄色交融,汇聚,最后融为一色。少年的眼睛突然发出了被灼烧般的疼痛,他痛的嘶吼出声,心理防线一瞬间被撕心裂肺的疼痛击溃,然后他放出了内心深处的恶魔。
  接下来的一切中岛敦都记不太清了,唯独有的是嘴里的血腥味和全身上下的痛感。那只白虎就这么站在中央,四周的尸体满地,而那件漂亮的皮毛上却一点血都没沾上。中岛敦听见自己的嘶吼,里面却充满着尝到渴求已久的血液的愉悦。
  “哦呀?这不是森家的小老虎吗?”
  那个男人就在这时出现了。白虎向那边看去,那人的嘴角上扬,温柔的眼神恍若看见了世界上最美好的艺术品。
  中岛敦没由来的敬畏。他退了几步,不断发出代表警告的吼叫。太宰治却充耳未闻,慢悠悠地向他走来,甚至张开了双臂示意自己没有敌意。中原中也说眼睛是最诚实的,于是中岛敦只是看着那人的眼睛,那深处的沉静突然也让他安静了下来。
  然后是顺理成章的触碰。太宰治绑着绷带的手奇异的暖和,甚至令中岛敦一下就睡了过去。
03
  好吧,回到现实。中岛敦看着面前笑的灿烂的太宰治咽了咽口水,动物那灵敏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早安。”
  太宰治挑挑眉,中岛敦突然觉得他似乎在夸自己“乖孩子”,这是哪里来的错觉?然后他看见那个男人从桌子上一跃而下,中岛敦瞪大了眼看着露出来的食物。于是他又咽了咽口水,毕竟他现在可是饿的不行。
  “敦君饿了吗?”太宰治放下那本本来就没打开的书,端起了那个托盘。中岛敦迟疑了好一会,才抿着嘴唇点了点头。太宰治见状,端起一小碗饭蹲在了这只小老虎身边。中岛敦看着他用勺子挖起一点,吹了几口那上面的热气,又用嘴唇碰了碰,感觉良好才笑眯眯地举了起来,“来,敦君,啊——”
  “什么鬼……唔……”在吐槽的瞬间嘴里被塞进了这勺饭,熟悉的茶香绕着鼻尖让他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于是太宰治心安理得地继续喂着饭,期间还得到了几声“我不是小孩子”的抗议。
  “……所以说你想做什么?从我这套话吗?”他忍不住问着把碗放回托盘里的太宰治,而对方的动作一顿,转过头来却是没有回答,“敦君,疼吗?”
  “……疼。”
  太宰治点点头,再次走过来蹲下帮他解开了双脚的镣铐,中岛敦一瞬间就如释重负。接着太宰治直起身子继续帮他解开手铐。
  不对,这太不寻常了。
  “太宰治,你到底想做什么?”
  男人的动作突然停住了。他放开还没解完的手铐,铁链打在椅背上似乎连雨声都要盖过。中岛敦看着太宰治喝了口水,抬起他的下巴,接下来便是激烈的亲吻。
  “做你。”

04
  “无论如何都不要和叫做太宰治的那个人单独开战,否则你会连渣子都不剩。”中原中也如是说。
  虽然说打心底的信任前辈,不过毕竟没有正面打过交道,中岛敦心里一直有些不以为然——他觉得自己实在太年轻。
  现在他正在做一件自己以前完全不会有这种念头的事。
  与太宰治接吻。
  他感受到太宰治的舌尖轻易的撬开自己的牙,已经有些温热的水就涌了进来。他有些难受地吞咽着,放松了嘴上的警惕。这却是便宜了太宰治,他伸出手扣住白虎少年的头,舌头在柔软的口腔内壁不断扫荡开,然后卷起对方的舌头不断吮吸,舔舐,甚至发出了暧昧的水渍声。中岛敦吓得不敢动弹,连呼吸都忘记了,不一会脸上就充满了红晕,也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害羞。
  中岛敦觉得这时气温高的可怕。他不断动作着想让太宰治放开自己,而身上人却像是没事人一样把他的头扣的更紧,另一只手也开始有了动作。
  胸口的衬衫扣子被解开时的微凉感让中岛敦打了个激灵。太宰治那只缠着绷带的手抚进他的衣内,布料的粗糙质感碰上胸前茱萸的感觉让中岛敦心跳突然漏了一拍。男人终于是放过了少年的唇,他不断向下亲吻,轻轻撕咬着少年的颈动脉,然后又像是奖赏一般舔吮。中岛敦觉得自己突然就变得奇怪了起来,他微微气喘着,敏感的肌肤第一次被这般对待让他突然有些慌乱起来:“不,不要……哈……”
  “真敏感呢,敦君。”太宰治发出了几声轻笑,飘进少年的耳中就像是情人的耳鬓厮磨。气氛越来越奇怪,中岛敦甚至感觉到底下的东西隐隐抬起了头。
  “那个,太宰,这份资料……”
  门被打开的声音来的十分突然。房内的两人齐齐转过了头,只见一位黑发女士正僵在门口。中岛敦记得她,混沌的脑子告诉他这人是与谢野晶子,那位医生。
  “你们继续。”与谢野晶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这时的不妥,于是她干咳了一声,十分冷静的又拉上了门。中岛敦呆愣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不如我们继续?”
  太宰治却毫不在意的低下头。中岛敦狠狠地抬脚一踢,“太宰治你究竟要干什么啊啊!”

05
  中原中也最近很烦躁,从他今天又揍了一顿说暗中自己帽子难看的下属可以看出来。
  “中岛怎么还没回来?”他不知道第多少次念叨着这话,心里焦躁的让他不断转着自己的帽子。尾崎红叶看上去就比他悠闲多了——毕竟不是她的属下:“安定点,中也。也差不多可以去找找看了吧?”
  “这去哪找?那只老虎的速度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忍不住顶嘴,然后在那位和服女士的视线飘过来时转过了头。好巧不巧地就看见了畏畏缩缩不敢说话的侦查官。中原中也皱了皱眉头,“有事?”
  “嗯……也没什么事。就是有人说两天前在北街区看见了太宰治的身影而已。”
  “……”

06
  “太宰治你这混球给老子出来!”
  武装侦探社突然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中原中也把门一脚踹开,身上因为雨水还有些潮湿,而这会他愤怒地似乎身边都出现了令人胆寒的黑色实质。不过毕竟侦探社是见过大世面的,众人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便继续去忙活了,而谷崎直美甚至还十分悠闲地给他倒上了茶。
  “啊,谢谢……不对,太宰治呢?”中原中也受宠若惊地边点头边接过了茶杯,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赶紧追问。而面前的漂亮小姑娘还没说话,里面就传来了熟悉的令人火大的声音:“哟我亲爱的中也……啊呀,你们有看到中也吗?我怎么没看到他?”
  中原中也直接上去给了那个装作东张西望的混蛋一拳。
  “你他妈把老子的下属交出来!”
  太宰治灵活地躲过这一击,嬉皮笑脸的样子实在是欠揍,“别急,别急,中也,听我一个请求怎么样?”
  中原中也给他翻了个白眼,没说话。于是太宰治双手插进口袋,微微勾下了身子:“呐,考虑下把你们家小老虎送来侦探社呗?”
  “……你疯了?”中原中也愣了愣,罕见的严肃,“你又不是不知道黑手党的纪律……”
  太宰治摆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耸了耸肩,眼中是中原中也从未见过的深沉。于是他压低了帽子,走进内间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过去的中岛敦背了出来。
  “……呐,中也。你知道吗?敦君是白虎哟。”
  “哈?”这小子真是轻的可以。中原中也想着,停下了脚步。身后的太宰治悠悠哉哉的走上前,脸上是温柔到不禁令人沉溺的微笑。外面的雨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形成七彩的光晕。放晴了。
  ——白虎,在黑暗中可是活不下去的。
END.

评论(21)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