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仏英】只取一瓢

 @你看我的ID是十个字 妹儿的点文!抱歉格外短小qaq以后还会有校园paro的求不嫌弃nn!

久违的重新写仏英(虽然手稿写了不少),所以非常ooc!ooc!ooc!

============================

  W学院的所有人都爱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无可置疑的一位法国浪漫绅士。温柔多情,善解人意,先不说他那温和英俊的脸,那张像是舔了蜜的嘴就足以让女士们动心不已了——“哦,Bonjour,我亲爱的小甜心,今天的你依旧如此美丽”这一句话甚至被W学院的男生们捧作了撩妹金句。W学院的所有人都爱弗朗西斯,这句话准没错,这样的人谁会不喜欢呢?

  很抱歉,还真有那么一个人不太喜欢他。

  “what the……这法国佬有这么好?我怎么不知道?”在学生会办公室里,我们亲爱的学生会长,亚瑟·柯克兰狠狠地摔下了报纸,然后喝了一口红茶。

亚瑟与弗朗西斯从小就是邻居,他们一起长大的历史实在令亚瑟不怎么堪回首——好吧,如果你见到了一位漂亮的,迷人的,可爱的金发姑娘,你甚至还打算去追求她,然而到最后发现这个姑娘其实是个男的,你也会像亚瑟一样了。总之,自从知道弗朗西斯底下长了根棍以后,亚瑟就不怎么待见这个红酒混蛋了。

“当然有这么好,小菊他们的新闻报纸可不会骗人阿鲁。”王耀盘着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里还捧着杯绿茶。他晃着长出一截的袖子,那条小辫子也跟着晃来晃去,而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得道的高僧,“亚瑟你到底在别扭啥啊阿鲁,弗朗这小伙子,长得又俊,做饭手艺也好,对你也好得不行,每次你生气都哄着哄着的……”

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旁边似乎还跟了句“王耀学长在吗”。王耀眯了眯眼睛说了句“我去去就回阿鲁”就放下杯子跳下了沙发。亚瑟叹了口气,这人什么时候能改改他那副和谁说话都一副操心弟弟妹妹的样子?学生会长撇撇嘴,连那双格外粗的眉毛似乎都要挤成一团。

然后又是一阵敲门声。亚瑟随意点了点头,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见到门外的人。于是他尴尬地红了耳朵,说了一句请进。门锁被转了一圈后打开,进来的人是新闻部的路德维希。

“恩……会长,这里有些社团的情况需要向您汇报一下……”

心不在焉的听完了全程,直到对方连续说了两次汇报完毕才反应过来——该死的弗朗西斯!可恶的王耀!亚瑟赶紧喝了点红茶让自己冷静了一点,然后在递过来的文件上签了几个名字,想了想终于是叫住了那位严谨的德国人:“路德维希,那个报纸上的‘人人都爱弗朗西斯’是?”

“啊……那一篇。没记错的话是费里负责的。”路德维希回过头来看他,强忍住自己想要揪一把他眉毛的冲动,“有什么问题吗?”

“呃……”

看着会长那副别扭的模样,机智的德国人自然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路德维希转过身来,那副腰背挺直的姿态总让亚瑟觉得自己是个指挥官:“听我说,人人都爱弗朗西斯,亚瑟。”

“可不是吗,他温柔多情,善解人意,长相英俊,嘴甜……”亚瑟冷冷地甩出几个报纸上的词,老天他居然背下来了,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好吧。”路德维希揉了揉太阳穴,“费里说的没错……你可真是个嘴巴硬的混蛋。”

“亚瑟,你有没有听过一句王耀那边传来的话?叫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他再度转过身,亚瑟差点以为他要向门口敬个军礼,“人人都爱弗朗西斯,亚瑟,可弗朗西斯只爱你。”

那之后弗朗西斯回来莫名其妙的被脸红透了的亚瑟骂了一句“混球”还被泼了一脸的红茶。赞美亚瑟!还好不是热红茶。

END.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