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中镜】名字

吃我安利x

这篇大概是安利文…?质量低下求不嫌弃qaq

总之中也先生和小镜花真是太可爱了

结尾原著向注意

ooc!ooc!ooc!

====================

01

  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泉镜花时他11岁。

  那一天他被尾崎红叶叫到了房间来。中原中也一打开门就看见了一个大概才三岁的小姑娘,头发黑亮的不行,身上穿着宽大的快拖地的衬衫,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件衬衫应该是他的。

  突然地就莫名不爽。

  “为什么要我照顾这么一个奶娃娃啊?”这种不爽就随着尾崎红叶的吩咐越来越浓郁,中原中也没好气地跺了跺脚,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面部表情都在不断扭曲。然后那个一直看着他的瘦弱小姑娘突然就揪紧了点尾崎红叶的袖袍,中原中也突然感觉大事不妙。

  果然下一秒尾崎红叶的折扇就啪地拍到了他脸上。面前的女性把随自己动作而散乱的流海理好,安慰了下黑发姑娘,又没好气地朝着他开口,“怎么说话的?镜花是妹妹,你这个哥哥就不知道让着点。哦,对了,镜花因为一些原因没办法认字,你这个闲人就教教她吧?”

  看着眼前安慰着泉镜花的女人中原中也愣是没说出一个不字来,反正他讨厌死这个小妹妹了。

 

02

  “a,i,u,e,o。”

  中原中也趴在桌子上一个一个地教着旁边跟着他一起趴在桌子上的泉镜花念着,手指点在大概是他写过最好的字的那张纸上,每读一个就换一个字符。屋外正在下大雨,这种雨对于横滨来说少见,斗大的雨滴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狂风呼啸的声音实在渗人,似乎连窗帘都要被震起来。

  “……”

  身边的泉镜花一直没有声音。中原中也皱皱眉头,好不容易有了点耐心的他又有点不爽起来。他抬起头看着小姑娘,突然就愣住了。

泉镜花这时正低着头,身子不断地颤抖着,手攥的紧紧的,他这个角度能看见她发白的脸色与咬的青紫的嘴唇。突然窗外一声雷鸣,尖锐的呼啸透进了小姑娘的耳膜,让她惊惧的发抖。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不耐烦的撇了撇嘴,然后拉住泉镜花的手。他把这个小姑娘拉到他这边来,整个人向后靠,然后把泉镜花搂在了怀里。这个女孩真的是瘦弱的不行,倒在他身上就像没有重量似的。他拍了拍泉镜花的后背,用下巴抵住黑色的发顶,“好了,怕什么,打雷而已。”

  身上的女孩突然就停止了发抖。小姑娘就是麻烦,中原中也听着泉镜花慢慢平稳的呼吸想着,然后继续教着她读五十音图。

  “Kyoka Izumi。”

  他突然念了一句。整个脸都埋在他风衣上的泉镜花抬起了头,中原中也低头看着她,小姑娘因为憋气而粉嫩的脸蛋着实可爱到不行。

  “Kyoka Izumi,你的名字。”他又念了一遍。

  泉镜花眨了眨眼,那双蓝色的眸子里闪着亮光。两个小孩这时的距离实在是近,甚至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鼻息。外面的雨小了很多,但还在不停地下着,不过雷鸣声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Chuya Nakahara。”

然后中原中也听到了小姑娘软糯的鼻音。他看着小妹妹,突然觉得她长得真好看。

 

03

15岁生日刚过完没几个月的中原中也很快就接到了特派任务。真不知道为什么森鸥外总会把关注点放在捣毁这些走私犯的窝点上,他们不是黑手党吗?

中原中也咬着手指甲想。他盖紧自己的帽子,利落的从墙头翻了过去。任务进行的很顺利,少年的异能帮了他很大的忙。所以说打这些人有什么好玩的,他撇撇嘴,转身就走。

变故就是在这时发生的。身后的枪响大的吓人,很明显这个急躁的杂鱼没有装上消音器。中原中也条件反射地向旁边躲,但红色的血光却仍然与黑色交织在了一起。他捂着受伤的手臂,咬咬牙,操控着异能给了那人最后一击。

不好。

他坐在地上,狠心从自己的风衣上撕下一条简单的处理好了伤口。翻出来的白肉与渗透的血丝让他感觉有些眩晕,而久违的疼痛感却让他又清醒了许多。他摇摇头站起,向着总部走去。

而门口却出现了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泉镜花的木屐随着她不断踮起脚又落下而敲着地面,身上的红色和服和黑色辫子也晃荡着,就像是刚受伤的中原中也。然后小姑娘瞳孔微缩,中原中也就停下了脚步,他知道她看见他了。

“中也?”

泉镜花跑过来,抬头看着他的手臂。那如炬的目光让中原中也的脸有些发烧:“我没事啦。”

“中也……?”

“都说了没事……”

“……中也。”

红色的那一小团突然就抱住了他,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下,拍了拍小姑娘的背。

“恩,我没事。”

 

04

21岁的中原中也在奔跑着。

他的皮鞋在地上拍打出巨大的响声,但几秒种后就消失不见。各个房间里的人本想出来骂人,看着空无一人的过道只能面面相觑。

他奔跑着。

“……中也你跑这么快干嘛?”尾崎红叶皱皱眉头向旁边退了一步,中原中也按着帽子拼命向前跑,好一会尾崎红叶才听见他那句“不要你管”。

孩子真是大了,翅膀都硬了。尾崎红叶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壁钟。现在是下午六点,夕阳大概已经洒满了地面。

中原中也就这么跑出了总部,然后他继续在街道上奔跑。如乱流的空气灌进肺部的感觉让他气喘,没空理会周围的人,汗珠不断淌下。还有半个小时。

“我要一个可丽饼!”

他终于到了目的地。中原中也冲着已经准备收摊的老板说着,然后摊开了紧紧攥着的手,里面是一些零钱。夕阳洒在他身上,让黑色的衣袍似乎都在发着光。

“……中也。”

到家时已经是七点二十。夕阳收回了给大地的馈赠,留下来的是明亮的月光。中原中也坐在泉镜花旁边,一手撑着头看着小口吃着可丽饼的和服少女。他听见她叫自己的名字,突然就笑出了声。

“好吃就好。”

 

05

  今天的黑手党很不对劲。中原中也这么想着,他看见的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眼中带着复杂偷偷瞄着自己。他强忍着自己内心的烦躁推开门,屋内的檀香总能安抚他的心神:“红叶姐,镜花呢?”

  尾崎红叶翻着书的手突然就僵住了。四周安静地可怕,那位女性抖着嘴唇,却始终发不出声。中原中也突然就感到了几分异样。他几步跨过去,凑近了跪坐在小桌前的尾崎红叶的脸:“镜花呢?”

  “……她接到了任务。”

  中原中也突然感到精神一阵恍惚,尾崎红叶似乎还和他说了些什么,不过他却一句都没听进去。问清楚了任务地点他转身就走,身上的杀气似乎要凝成实质。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他狠狠地给墙壁来了一拳,甚至还用上了异能,痛意终于是让他冷静了几分。镜花,要找镜花,他想着。

  然后少女终于出现在了他眼前。黑色长发晃荡着,身上是红色的和服,双眼却是无神的。她对面是夜叉白雪,那柄长刀这时充斥着渗人的血腥。地面上躺着两个永远停止呼吸的人,血液沾染在泉镜花的白袜子上,就像是盛开的梅花。

  “镜花!”中原中也叫了一声。那个少女偏过头看他,嘴唇抿的死死的。是青紫色。

  “你的手机在哪?”青年向这边跑了几步半蹲,双手拉着泉镜花的手,隔着手套都能感受到那上面的汗湿。泉镜花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睫毛轻颤。

  “……这两个人是你的任务吗?”

  中原中也问她。泉镜花突然就抱住了他,像只小兽一样埋在他的颈窝里,连呼唤的声音都在不断地打着颤,“……中也!”

  这一年,中原中也22岁。他第一次狠狠地给了芥川龙之介一拳。

 

06

  “那家可丽饼店的东西很好吃哦!”

  旁边的女学生的话吸引了少女的注意。她抬头看着那边,那家流动摊前这时正挤满了人,恍惚间似乎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她看着那边,蓝色眸子里闪着光。

  然后她扯了扯旁边的白发少年。

  “我想吃可丽饼。”

END.

评论(1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