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太敦】在树上唱歌

末班车的太宰生贺。

为什么我写的和敦君生贺一样…果然我是个废人【汪的一下就哭了】

这篇自己写的很带感…不过可能有点难懂【。】

太宰生日快乐呀uuu

ooc!ooc!ooc!

============================

01

  少年中岛敦发现自己的前辈最近多了个新爱好:爬树。

  没错,太宰治最近迷上了爬树,而且只爬一棵——侦探社后院最高的那棵。早晨八点爬到那上面去坐着吃早餐,下午两点爬到那上面去睡觉,黄昏时也得爬到上面去待上一两个小时才下来。他对这棵树喜欢的不行,中岛敦甚至觉得太宰治就决定以后吊死在这树上了。

  “所以说啊……太宰先生,总得先把工作做完才行啊。”

  中岛敦站在那棵树下看着从树杈上吊下来的驼色风衣叹了口气,他把怀里快滑落的文件往上抱了点,眯了眯眼。早晨的阳光穿过浅雾来到他面前,明亮的让人睁不开眼。太宰治用手指撑着一个三明治,低头看着少年,被他那样子逗得笑个不停。他咬了一口三明治,生菜的断裂声响亮的连树底下站着的中岛敦都能听见。

  “呐敦君,要不要上来看看?上面很漂亮哦。”

  中岛敦愣了愣,上下打量了一下这棵树。翡翠色的叶子随着风晃荡着,粗壮的棕色树干上满是沟壑。想象一下,自己的虎爪蹭上去时刮出来的深痕,破碎的棕色中露出灰白的主干,像是咆哮着“都是你的错”一样。树在流着泪。

  “我不要。”少年打了个寒噤,摇了摇头。

 

02

  “等会去树上坐坐嘛。”

  “太宰先生……工作啊工作。”没有抬头看又黏过来的那位前辈,中岛敦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忍不住舒出一口长气。

  自从上次他义正言辞拒绝了太宰治后男人似乎就越来越黏着他了,誓死都要把他拉上那棵树一样。中岛敦无奈,也是拼死躲避着太宰治的追逐,于是近日的侦探社奇景就是一人拉着另一人的黑色背带使劲往后院扯,被扯着的人拼命往反方向挣扎。

  “为什么我一定要上那棵树啊!”

  “为什么不去啊!”

  聒噪地吵闹声把蝉鸣声都压了过去,那棵树的树叶瑟瑟抖着,像是在嘲笑这两个人一样。与谢野晶子忍无可忍,拿起手帕擦了擦柴刀就打开了通往那边的门,然后世界一片寂静,连蝉鸣也不复存在。

 

03

  今天的侦探社很忙碌。中岛敦四处看了看发现太宰治又不见了,“国木田先生,太宰先生呢?”

  “管他去哪。”国木田没好气的说了句,不过语气却没有平日里那般怒气。中岛敦有些困惑地看着刚刚挂断电话的宫泽贤治,又看了看似乎在计划着什么总之有股黑气不断冒出的谷崎直美与与谢野晶子,困惑地摇了摇头。长出一截的鬓发打在他脸上,刺地他有些痒。

  “这两天有什么节日吗?”

  “明天是太宰先生的生日哦。”谷崎润一郎没有抬头,推了推快要滑落的黑框眼镜。

“诶?”中岛敦微微愣神,脑子里突然就浮现了太宰治那天坐在树上的模样。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脸上却是阴影一片。那天的树叶是翡翠色,粗壮的棕色树干上满是沟壑。男人抓住了他的手,也因此太宰治脸上的笑暴露在了阳光之下,遮住了少年眼里的全部树荫,明亮的像是第二颗太阳。

 

04

  太宰治吹着口哨,绕过了侦探社的正门,与咖啡厅的老板打着招呼。从这个街角左拐钻进了地面看上去满是泥泞的小巷,高大的房屋遮住日光的突然黑暗感让他觉得有些不适。他双手插在衣兜里,缓步走出这条巷子,随后便到了后院。

  然而明显地,今天上帝给了他一个小惊喜。

  中岛敦正靠在他一直爬上去的那棵树上,百无聊赖地用脚尖在地上划着不规则的轨迹,低着头似乎在沉吟着什么。他的白发有几簇不安分的翘起,背后像是虎尾的腰带晃荡着,像是只乖顺的猫咪。

  “哟,早安,敦君。”太宰治微微一笑,走过去向少年打着招呼。中岛敦听到这一声才注意到自己的前辈,那双眼睛突然亮了几分,太宰治突然觉得他的眼睛比以前更好看了。

  “早安,太宰先生。”中岛敦说着,脸上明显地染上了几分羞怯。他迟疑了好一会,太宰治看见他张了几次嘴却没发出声,到最后似乎才鼓起了勇气一样。

  “……太宰先生,能不能让我看看,这棵树上的景色?”

  太宰治就像早就料到一样,大笑出声。

  “好啊。”

 

05

  “啊啊啊啊啊太宰先生你别松手!”

  “诶?敦君不是已经上来了吗?”

  绝对是故意的吧这个幼稚的前辈!中岛敦怨念地看着一脸纯良的太宰治,他现在正挂在半空中,只有一只手被太宰牢牢地抓着,另一只扑腾着怎么也碰不到树杈。

  “好啦好啦,赶紧上来吧。”太宰治看着少年那一脸快哭了的表情,忍着笑终于是抓住了他另一只手。被那双缠着绷带的手紧紧握住的时候中岛敦没由来地感觉到了安全,接着被一把拉起的失重感弄得眩晕至极。

  下一个瞬间就落了地。脚踏实地的感觉差点让中岛敦蹲下来呕吐,太宰治安抚性的拍了拍少年的背部,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就是罪魁祸首。

  “呐敦君,抬起头来。”

  “干什么啊?”第一次带了点没好气的抱怨,中岛敦像只猫一样蹲伏在树杈上,眼睛盯着手下坑坑洼洼的纹路,棕色的厚重感令他内心战栗,像是对他咆哮着“都是你的错”一样。

  太宰治挑挑眉,坐在树杈上晃着腿,丝毫不怕自己会掉下去。他使劲地揉着中岛敦的脑袋,像是要把他的头发全揉下来一样。中岛敦一想到这个就被吓了一跳,赶紧躲开他的手:“太宰先生你……”

  “抬起头来。”太宰治收回手,笑嘻嘻地指了指前方。那是日出的方向,阳光洒在男人脸上格外好看,却在眼角投上了一层阴影。如果能把这一块阴影去掉该多好,中岛敦想。

  这个念头很快便被他抛在脑后,迟疑了一会他才抬起头来。粉色的眼瞳被亮的发白的阳光覆盖,少年看见了这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风景。

  那是怎样的一片景色。高楼里还有些浓稠的黑暗被太阳如虎啸一般吞噬,接着阳光的颜色染上了整个城市。头上的翡翠绿色晃荡着,中岛敦知道这是严冬过后的初春的颜色。

  “怎么样?很美丽吧?”太宰治出了声,语气里似乎还带着点闷笑,“这是横滨哦,被白色覆盖的横滨。”

  被白虎所守护的横滨。

  中岛敦突然地哭出了声。手下的树干轻轻摇晃着,像是安抚着这个少年一样。

END.

---------------------------

再说一次:太宰生日快乐uu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