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原创】洛尔加德的龙01

原创西奇坑,想想也在这边发发吧[思]
考完试了,恢复更新系列
建议BGM:dragon racing,对就是因为它我才开的脑洞
终于不用被编辑追杀了。
=========================
洛尔加德的龙
chapter.1 故事发生在西边的小镇(上)
  洛尔加德大陆最棒的发明是什么?
  如果放在平时答案大概会五花八门,毕竟现在可是太阳历3186年,之前还有四个历法存在呢。不过在这一天——五月二十日,人们总会异口同声:赞美爱神节!
  你知道的,在传说中五月二十日可是爱神珀尔西诞生的日子。在这一天年轻的小伙子们总会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向姑娘们展开猛烈的追求。当然,人们借着这位美丽女神的名义可干了不少好事,就像每年都会举办的爱神祭。
  去他的爱神祭!露倩娜·博德塞恩狠狠地把手里的抹布向桌上一摔,火红的大麻花辫与脸上仅有的一点点小雀斑随着她的动作跳动着。“嘿露倩娜,我去参加爱神祭了,记得看好店。”大胡子老板刚才的话语似乎还在耳边回荡。露倩娜生气的磨了磨牙,恨不得把酒窖里所有的酒都倒在老板那令他引以为傲的胡子上。
  当然,这只能是想想,她可不想丢了工作。露倩娜发泄般地又把抹布甩了一次——好吧,这次是地上:“去他妈的工作!我要休假!”
  “嘿,小姑娘,你大概是海浪镇唯一一个没有参加爱神祭的姑娘了。”一旁的中年酒客用奇怪的语调讥讽着,他含糊地喝了口啤酒,声音似乎都沾上了啤酒沫,“漩涡海边的海浪镇上,唯一仅有的露倩娜姑娘,她是多么的可怜啊,十八岁的她在爱神祭这天很忙……”
  “闭嘴韦恩!这唱的太难听了!”露倩娜扯着辫子,毫不淑女的尖叫着,“而且我已经十九岁了!你别告诉我你忘记了去年我的‘塔吉鲁’,我还邀请了你的。”
  塔吉鲁是海浪镇的孩子们的成年礼,在这一天他们得邀请认识的所有人,这谁都知道。在这里必须介绍一下海浪镇。这个小镇在最靠近漩涡海的地方,洛尔加德大陆的偏僻西岸。好吧,这个偏僻小镇发展的如此繁华也实在令人惊讶。
  “喔,我的错,我的错。”露倩娜突然有点想扒开韦恩的嘴看看他的牙是不是被粘起来了,“不过,阿瑟小子今天没来找你?”
  阿瑟·克里斯蒂安是露倩娜的发小。提到这个讨人厌的家伙露倩娜就烦的不行,“他不来烦我我就感谢圣光了!”
  “早安!我亲爱的露倩娜,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韦恩大笑起来,露倩娜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蹲下来捡起那块沾了灰的抹布,然后被身后一点都不寻常地巨大开门声响吓了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噢,可怜的女孩,你可别因为没办法参加爱神祭就坐在地上哭啊。”韦恩看着进来的人吹了一声口哨,怜悯的语气让露倩娜生气的不行,身后欠揍的声音让她站起来直跺脚。
  “天呐,我还以为你今天总算能放过我了呢!”她又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这次连她漂亮的琥珀色瞳仁都看不见了。阿瑟看着她那副狼狈的样子差点笑的打嗝,露倩娜强忍住揍他一顿的冲动,拍了拍抹布上的灰,“没看见我正忙着吗?而且,说真的,爱神节你竟然不去泡妞?”
  “我来泡你啊。”阿瑟挑挑眉,拍了拍手——这里必须要提一句,作为一个男人,这家伙的手意外地好看——好吧,总之他拍了拍手。然后从他背后钻出来了一头龙。
  是的,一头龙。我知道这很难解释为什么在洛尔加德大陆上占据了崇高地位的,据说还保管着死者灵魂的种族会在这出现——或许我们会在下个故事里说到,不过这可不是阿瑟的故事,是露倩娜的故事。总之,那是头龙。
  对于龙来说,这个小家伙大概不会很讨龙的喜欢。它只有阿瑟的半只手臂那么长,通体被黑色的鳞片覆盖,小爪子可爱的让女孩儿们真想捏捏。事实上露倩娜也这么做了,她忍不住伸出手戳了一下小家伙的鼻子,它一下就打了个喷嚏。
  “嘿卡苏,你来这儿可不是为了玩儿的。”阿瑟弹了一下小龙的额头,大概是额头吧,反正这头龙十分没有尊严地被弹了一下。卡苏哼哼了几声似乎在表达不满,摊开了一直捏紧的小爪子。
  那里面躺着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奇特极了,一下就吸引了露倩娜的注意力:毕竟纺锤形的石头的确少见。“这是什么?”她无视了阿瑟胡言乱语的我来泡你问着,两只手指掐着两头捏了起来。这块石头,或者说晶石,呈现出的是灰色的浑浊,而中间又勾勒出了几道绿色的纹路,或许是阳光带来的错觉,露倩娜总觉得那些纹路在流动着,发着光。
  “当然是神石……呃,好吧,我也不知道。”阿瑟看着瞪视他的露倩娜瞬间改了口,卡苏回头看了一眼他,不知道是在嘲讽还是其他的。阿瑟忍不住使劲搓揉着这只小龙的脑袋,卡苏的呜咽声可怜的不行。
  “什么?你说你不知道这是什么,还把它捡了回来?”露倩娜忍不住撇了撇嘴,她将晶石旋进手里,放进了口袋。
  “好看嘛。”阿瑟摊了摊手,这个20岁的小伙子脸上满是无辜。他看见露倩娜把那块石头收好了,笑嘻嘻地把卡苏抖下他的手臂,一边抓住了对面女孩儿的手——可怜的卡苏!它大概是世界上最倒霉的龙了。
  “韦恩大叔,店就麻烦你啦!”他不等韦恩回答就拉着露倩娜向外跑。卡苏被韦恩那声恼火的“臭小子”吓得呜呜几声,连忙扑腾着翅膀跟了上去。
  露倩娜被拉着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附近人们被撞到的惊呼声模模糊糊地传进她的耳膜。她一边小声道着歉一边尖叫着快停下,最后这个姑娘忍无可忍地把手里一直拉着的抹布甩在了阿瑟那颗棕色的脑袋上——圣光在上!她今天一定把一年的气都生完了:“够了,阿瑟!”
  “嘿!你可真是粗鲁。”万幸的是阿瑟终于停下了,他拿下脑袋上的抹布,转身皱起了眉头。露倩娜一个踉跄,直直撞进了阿瑟怀里。老天,鼻子可真疼,她退后几步,呲牙咧嘴的想着。
  “所以能放我回去了吗?我可不想被老板骂一顿。”噢,鼻子怎么还是这么疼?
  “什么?不!当然不!”阿瑟不敢置信地睁大了他的蓝色眸子,任由好不容易赶上的卡苏趴在他肩膀上,“你疯了?今天可是爱神节!”
  “我当然知道今天是爱神节。老实说,你疯了我都不会疯。”露倩娜没好气地说着,她双手环胸,想要在这个比自己高了一个脑袋的家伙面前显得气势强一点。
  “你放着爱神祭不玩,心甘情愿地给霍兰德这么做事?”阿瑟忍不住说。霍兰德是露倩娜的老板,从不拖欠工资,为人也和善——除了喝醉的时候。露倩娜皱起了眉头,她本来就大的眼睛随着这个动作变得更大了:“不,当然不……”
  “那不就得了!韦恩那家伙会好好看店的,你就放心吧。”阿瑟打了一个响指,又吹了声口哨,牵上露倩娜的手向前走去。露倩娜刚想说什么,不过她还是闭上了嘴:就让工作见他的鬼去吧!
  不得不说,爱神祭实在是海浪镇比较盛大的祭典之一。露倩娜咬着阿瑟刚买的烤鱼看着四周,天呐,这天居然还有姑娘们跳彩旗舞!她嚼着鱼肉想。各个店面的装饰今天都变得暧昧起来,粉色的爱心桃到处都是。她对着来和她搭话的小伙子们翻着白眼,阿瑟怎么还没回来?她突然有点想念去给她买水果沙拉的青年,或者说,他养的那头龙卡苏。
  卡苏真的是龙吗?好吧,老实说,她一直觉得这只肥的可以的卡苏与那些龙搭不上边——
  “在想什么呢?”
  懒洋洋的声音随着果香飘了过来。露倩娜停止了在脑内缠毛线球,瘪了瘪嘴:“想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好吧,好吧!”阿瑟在她旁边坐了下来,顺手塞了一块苹果在嘴里,“圣光在上!我可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连爱神节都不感兴趣的人。”
  “嘿!那可是我的沙拉!”露倩娜又有些生气了。她生气起来眼睛总会挣得很大,腮帮子鼓起,有些骇人。阿瑟吐吐舌头,眨了眨眼,“就一块而已。”
  “一块也是……嗯?”
  露倩娜的声音被前面那块的骚乱给打断了。她皱皱眉头,吃了一口沙拉,“那边发生了什么?”
  “或许是爱神下凡?”阿瑟说,他总是这么不正经。露倩娜给他啐了句嘴,视线不自觉地被那一块吸引。那边的人们奇怪极了,面色惨白,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东西。她的裙子上突然有些沉,露倩娜又低下头,卡苏看着她呜呜的叫了两声。
  她突然就感到了一丝寒意。她回头看向自己的发小,抖了抖嘴唇。
  “喂,早上好,汤姆。”阿瑟却是一副轻松的样子,他向着刚从那边过来的男人打着招呼。汤姆抬起头,他脸色发青,“哦!早上好,阿瑟。”
  “你看起来很不好。”阿瑟站起来,走过去拍了拍他,“发生什么了吗,我的兄弟?”
  “祈求圣光宽恕!刚才那是我这辈子看见过最可怕的景象了。”他说着,连牙齿都在打着颤。然后他深吸了口气,“韦恩死了。”
  “什么?谁?韦恩?”露倩娜忍不住尖叫了一声,“他不是在酒馆里吗?”
  “……冷静点,露倩娜。”阿瑟强作镇定的说着,他啧了啧嘴,他感觉自己嘴唇发干,“韦恩死了?在爱神祭上?哦,我的老兄,但愿你没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我又不是小骗子儒尔。韦恩就死在那边,我劝你们最好别去看,他已经被切成一块块的了。圣光在上!”汤姆的语气突然急促了许多,他似乎又想起了那一幕,嘴唇发白。他一直念着圣光在上,不再多说地向前走去。
  阿瑟沉默了。露倩娜也是,只有卡苏依旧呜呜地叫着,扒拉着她的口袋。那个口袋里装了阿瑟给她的石头。露倩娜下意识地伸进口袋握住了那块石头,那上面似乎在发着热,温暖的气息包裹了她的手掌,而上面的威严却让露倩娜有些颤抖。老实说,她突然有种不太好的恶心感。
  “……我想我们还是回去的好。”露倩娜说,那盘水果沙拉已经散在了地上。阿瑟看起来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不过却点了点头。

*
  露倩娜做了个噩梦。
  她梦见了阿瑟给她的那块石头,上面的绿色流纹发着奇异的光。然后画面突然又变成了两团黑色的雾气,她敢打赌那其中包裹的是人。她拼命跑着,但双腿就像绑了沙袋一样沉重,不管怎么跑都在原地。那两团雾气缠绕上了她,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剧痛。她疼的想尖叫,可喉咙却发不出声音。
  然后她终于被惊醒。露倩娜差点被自己不小心晃到眼前的红头发吓了一跳,她气喘着坐起来,拍了拍胸口。
  这太奇怪了!
  她一个下午都没心情工作,于是翘了班回到了家。她本想好好睡一觉,却做了这么一个梦。露倩娜啐了句嘴,抬头看了看挂钟。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腹中的饥饿感让她有些眩晕。四周都安静的不行,连呼吸声都没有,只有无尽的静谧。
  露倩娜突然浑身发冷。直觉告诉她今天的一切都和那块石头有关,她必须得找到阿瑟——
  一支利箭从她的鼻尖擦了过去。
  未经世事的小姑娘瞬间失声,她吓得眼泪都出来了。露倩娜看着插在地上的那支箭,感觉像是被铁块压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几近停滞。她浑身发软,连挪动一步都有些困难。跑,赶紧跑,她想着,可双腿却不听使唤。
  她往旁边走,直接摔倒在了床下。剧痛终于让她有了点力气,她向外跌跌撞撞地跑着,泪水止不住地流。
  接着她听见了窗户被打破的声音,她使劲扳动着门把手,却怎么也打不开。身后的寒气旺盛,一点也不比爱神节的热闹与暖和。她现在突然怀念起了今天上午。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团在璀璨星空下的黑色雾气与梦里的一模一样。露倩娜吓得没法动弹,她脚一软便瘫坐在地。她看见雾气颤动了一下,不知道怎么的她觉得这个怪物要说话了。
  “符文……”
  露倩娜捂着嘴,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打着转。符文是什么?那个奇怪的石头吗?圣光庇佑……
  “nah'vare sube lutash!”
  浑厚苍老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这句话的发音很奇怪,绝对不同于她们现在用的通用语。而随着这一声响,窗口的怪物突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就像是听见了什么骇人可怖的东西似的。随即从它的身体中爆发出了一阵强光,刺激地露倩娜有点睁不开眼。她依稀看见那团雾气的身体不断地散开,然后消失在空气中,然后便出现了一个灰色的人影。面前人是一位老者,她揉着眼睛,泪水不断淌了出来。
  “站起来,小姑娘,现在可不是该哭的时候。”老者抖了抖胡子说,他的眼睛亮的不行。他拿着那根不知名材质的法杖点了点地面,好吧,那根木材看起来一定是上等的:“快点儿,我们要出发了。去救人。”
  “你是谁?”露倩娜的声音有些抖,“你是巫师吗?刚才那是什么?救人又是干什么?”
  灰袍老人咂了咂嘴,似乎有点犹豫——不,是真的有点犹豫:“噢,我亲爱的小女孩儿,你真是被吓坏了……我很乐意在这和你说话,不过再迟一点你的小男友大概就要丧命了。所以……”
  “谁?你在说阿瑟?这事果然和他有关?”露倩娜总算是恢复了点力气,她站了起来,光是这点她就要赞美圣光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噢,好孩子,我们还是先动身吧。”老者似乎微笑了下,但因为胡子露倩娜看不太清。他用法杖在地上画了个圆,又写上了一些露倩娜看不太懂的文字。随着他的动作地面也开始发着光,“你会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我保证。”
  “好吧,好吧。”露倩娜含糊不清地回答了两句,她不停深呼吸着想要转移注意力。她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走进了那个圈,“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地方的语言?就是在,呃,和那个怪物战斗时。”
  “什么?不。”老人的语调平缓,不过却令她心情平静,“只是个咒语罢了。”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