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爱丽丝的白皮书】一个故事

warning:
各个人物都来自文豪群
梗为“吟游诗人口中过去的过去”与“吟游诗人口中将来的将来”。短小不精悍。
=======================
chapter.1
吟游诗人口中有着过去的过去,
你知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吟游诗人口中有着未来的未来,
你知道那是不久以后的事了。
——《大地赞歌》第五章第二节序
  这是一个发生在罗斯林王国的故事。喔,我亲爱的孩子,你总是明白的,尤克特拉希尔,我们的教皇冕下,对于被称为“血色蔷薇”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女王陛下颇有不和。所以在这片土地上总会有些故事发生。
  不过看起来敬爱的女王大人并没有因此而荒废国土。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总是安乐的,就像皇城瑞沃特。
  清晨的阳光是金色的,她像个小女孩儿,愉快的穿过城堡,穿过民居,穿过树荫,她的动作是那么的轻盈,她甚至穿过了每一滴露水,然后将整个城市都变得金碧辉煌起来。她好奇地窥探着世界,这儿的人们也随着她的笑声而苏醒。老奶妈围上了围裙,给孩子们准备了新鲜的白面包。燕子感受着周围的高温,它们大概是闻到了面包的味道,于是带着春天的歌展开了翅膀。
  最后阳光在广场上停住了。在广场上,那处喷泉旁。她好奇地看着那,而那处正坐着一位吟游诗人。他正着着深绿色的长衫,尽管已经沾上了少许的灰尘,但暗金色的精致锁边仍然显示着材质的不俗。不过他的半个身子现在都裹在一件黑色的斗篷里,有些地方有些发白,大概是洗了很多次。他那头茶色的头发被压在一顶棕褐色的大帽子下,那上面配着两根绿色的饰羽,随着风微微摆动着,偶尔遮住那双带着些许沉思的暗金色眼。他现在似乎在写着什么,羽毛笔划在稍微有些起皮的羊皮纸上所发出的声音格外悦耳。他现在属于手里的这支笔,而这支笔则属于整个世界。
  这位吟游诗人——威廉·莎士比亚对于瑞沃特人民来说并不算陌生,毕竟他已经在这停留了几个月之久。他唱歌很好听,孩子们喜欢他的诗。
  教堂的礼拜将要开始了,他想着,然后在落下最后一个字符时钟塔敲响了第八声,随之而来的则是轻快地脚步。威廉抬起了头,远方的来人们让他带上了温和的微笑。那边来的是一位少女和两个男孩,少女一只手提着一个小篮子,另一只手被一个男孩牵着。她的金发在阳光中近乎白色,衬地那张令人怜惜的脸更加白皙,而阳光似乎也不忍心粗鲁的对待她,只是悄悄倒映在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眸里形成耀眼的琉璃深潭。
  “贵安,尊敬的海伦小姐。”威廉说。这位小姐——他的熟人,海伦·凯勒,经营着一家花店。他知道她喜欢花,因为她的笑容就如同明丽的太阳花一样。
  “莎士比亚先生,早上好。还真是个温暖的早晨呢。”海伦说,她把篮子给了一旁的男孩,男孩立刻会意把它拿了过去,“贝利太太托我送来的,她说感谢您为她的儿子唱的安睡曲。”
  威廉接过篮子道了谢,那里面是还带着些余温的牛角面包。两个男孩这时吵闹着想听他弹琴,不可免地遭到了海伦的轻声训斥。这时瑞沃特已经逐渐苏醒,从四周传来的欢闹声似乎连喷泉都予以震动。吟游诗人看了看靠在旁边的鲁特琴,这把琴是他全身上下唯一干净的东西了,大概。他摇了摇头,却突然意识到面前的女孩儿是一只看不见的夜莺。
  圣光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好女孩呢?他叹了口气,随即对着两个男孩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双手拿起了那把琴。他带着此生最为圣洁的虔诚拨动了两下琴弦,然后张开了嘴。
  ——在遥远的彼方,吟游诗人在歌唱。
  ——现在要讲一个故事,充满了鸢尾的芳香。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