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爱丽丝的白皮书】一个故事

warning:
梗源“马人意义不明的预言”与“马人预言的秘密”
其他见第一章。
==================
Chapter.2
我曾见过世界上最美丽的花,
那是点缀在沙漠中的星辰。
我曾听过世界上最美妙的言语,
那是古老白塔上的预言。
——《渡鸦的诗》序章第二节
  在这片大陆上,古老的种族不算少见。明显的——半人马就是一个。
  在传说中半人马总是以睿智的形象出现,他们有着银色,或者绿色,又或者棕色的头发,上半身是人而下半身是马。他们每一个都是优秀的占星术师,这点是与生俱来的。就像他们的眼睛,里面是浩瀚的星辰……
  “嘿,等等,占星术是什么?”
  精灵小姐抖了抖耳朵,嚼着草叶嚷嚷出声。她的象牙白长发微微遮住了红眼里的好奇,但那颗跳动的泪痣却显示出了她的情绪。海伦·凯勒顿了顿,似乎还是不太习惯被打断故事。她把手从盲文书上移开,然后把它合上,红色的封皮似乎有些烫手:“喔,那是一门很古老的占卜术。”
  “就像托尔斯泰的炼金术一样?”雪莱·塞丽娜说。她这时又摘下了一朵风信子,在手里捻着玩儿。老实说,这里的花香浓的让她打了好几个喷嚏。
  “不,当然不。”海伦站起来,拍了拍长裙上的灰,按着多年形成的感觉摸索着向前了五步。然后——啪——她撞着鼻子了。
  哦……真该死。她揉了揉发红的鼻子,眼睛里甚至要挤出眼泪。雪莱在后面问“你没事吧”,她叹了口气,只是摇了摇头,把书随意摆上了架子。
  “好吧……让我们继续说占星术。”她说,小心翼翼地返回了座位,她的鼻子还是有点疼,“占星术是占卜用的,而炼金术是将事物进行转化……你明白吗,雪莱?”
  “占卜?”年岁过千的精灵小姐眨了眨眼,看来这位长生种并没有珍惜她生命前半段的阅读时光。海伦皱了皱眉头,老实说,一下调动这么多记忆让她有些头疼:“对,占卜……就是通过看星象——或者说,星星的排列,来预知以后的事。”
  哦!雪莱了然地叫了一声,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还艳阳高照的天。她把碾碎了的风信子丢到地上,又随手摘了一朵蔷薇。不过看起来海伦并没有注意,只是继续讲述着:“半人马们对这一门学问很精通……他们甚至预知了克里斯蒂女王陛下将要加冕的事。不过他们的预言很难破解意思……唔,让我想想,那个是什么来着……”
  雪莱把不小心吃进去的一点花汁吐了出来,精致的脸挤作了一团。她灌了好大一口水,继续等待着海伦的故事。
  “哦……我想起来了。”海伦的话让雪莱竖起了尖耳朵,“嗯……「在镜子世界的边缘,空洞中的权杖被红色取得,时间在那一刻停止,然后继续循环」。”
  “空洞?红色?什么意思?”雪莱皱起了眉头,这句读不通顺的话让她有些晕。
  “谁知道呢?”海伦耸了耸肩,“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快去给诺芬小姐送点玫瑰去。等等,再拿一点宁神花给托尔斯泰先生吧,听说他最近在找……”
  好的,好的!雪莱回复,她从椅子上跳下来,拎起了早已准备好的篮子向外走去。午后的阳光温柔的像迷人的夜曲,于是她也唱起了空洞巨龙与骑士的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