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爱丽丝的白皮书】一个故事

warning:
梗源“一起出发的同伴们”与“再次出发的同伴们”
其他见c1
==================
Chapter.3
翡翠森林里是阳光的歌咏,
月光的河上有人鱼在欢唱。
这是旅者们的故事,
将会随着风的名字传向远方。
——《远方的旅途》第三节
  喧闹的酒馆里到处都是劣质麦酒的臭味,赏金猎人们在椅子上勾肩搭背,胡子里掺杂着汗液与酒沫,混在一起的味道可真是令人不适。
  “嘿,别和个姑娘似的,喝点酒!”健硕的青年含糊地说,他的鼻子发红,身上还有着酒臭味,大概是喝醉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啪啪拍了拍身边青年的后背,惹得他一阵咳嗽。
  “啊……不,不用了,谢谢。”约瑟夫·罗林掸了掸自己已经有些磨损的发白褐袍,身边那个陌生人的力气实在是大——真是要命!他感觉自己的午饭都要吐出来了。
  他蓝灰色的眼睛旁边不自觉的泛红了一圈,不知道是被酒味呛着了还是怎么的。总之这个大男孩儿焦躁地揉了揉头发,忍住想要念出咒语的冲动。好的法师不该随意伤害平民,尽管他大概已经不算是好法师了。好吧,好吧,这可真让人悲伤。他叹了口气。
  旁边的那人使劲捏了把路过妓女的屁股,甚至还吹了个口哨。随即酒馆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唾沫星子和面包渣子被喷的到处都是。说真的,喧闹的环境可对法师不太好。就像现在,约瑟夫感到一阵不适。他闷了口水,突然很想念自己的老伙计托尔金了。
  “喔,约瑟,约瑟,我的老朋友。”约瑟夫正摩挲着自己的潮湿水杯,打算怀念一下许久不见的老友,不算宽厚的肩膀就被一只熟悉的手拍了拍,“真没想到在这能见到你。”
  来人戴着黑色的兜帽,尽管行装很是简单但上好的衣绸却仍旧亮丽华贵。他的几缕金发从帽子中漏出,向上顺延则是一张精致的脸,不过大概见到他的人都会被那双绿色眼眸吸引,不如别人闪亮的深潭中大概连接着森林。
  “托尔金!”
  约瑟夫发出惊喜的叫声,托尔金•麦克劳德勾了勾嘴角,这位精灵温和的像是自然之神的歌声。他坐在了青年身边,但却没有摘下兜帽,“近来可好?”
  “噢,我很好,很不错。”约瑟夫说,他现在激动地有点语无伦次,本就不善言辞的他让托尔金一阵忍俊不禁。精灵要了一杯威士忌,推出的几块银币让老板的眼睛都亮了几点。有钱人真是不同,约瑟夫撇了撇嘴——好吧,有钱精灵。
  托尔金似乎没注意,他纤长的手指敲了敲有些腐朽的吧台面,饮了口威士忌:“对了,我有个朋友想介绍给你。”
  “喔,喔。”约瑟夫轻轻地说,他张了两下嘴,发出的音短促而匆忙。听到介绍朋友这个词时我们可怜的巫师先生又紧张了起来。托尔金当然知道他的老伙计是个多么害羞,又谨慎的大男孩,于是他安慰地拍了拍青年,斗篷随着他的动作沙沙响,“嘿,别紧张,那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哦?哦?孩子是吗?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大概是要重新考虑一下了,麦克劳德。”
  传来的怪异声音让两人都转过了头,老实说,这个口音听上去可真令人感到奇怪。他们眼前正站着一个大概十二三岁的女孩,和索伦——托尔金身边的那个鲛人男孩,一般大小。好吧,她的服装也古怪至极,奇妙的云状纹路点缀在紫红色的繁复服饰上秀丽极了。她栗金色的长发上挂着两个铃铛,这会儿正叮当地响着,绿色的眼睛慵懒无神,顺带着金丝的单片眼镜都雾蒙蒙了一样。
  好吧——这个女孩的确吸引到了不少视线。她不耐烦地向上提了提偈箱,燕尾辫上的铃铛又响了两下,老天,那看上去可真沉。
  “哦,真是抱歉,紫……小姐。”托尔金微微摇头说,他对对方的奇怪称呼愣是让约瑟夫反应了好一会儿。“喂,托尔金,这位是?”约瑟夫小声问,他不太敢抬头看这个女孩,老实说,她身上的一些味道令这位法师觉得有些不适。
  “这位是来自远东之地的紫式部小姐。”托尔金说,然后又介绍了坐在他身边的约瑟夫。他十指交叉,邀请紫式部坐在他身边,“您需要点什么?或者,我们的交易可以开始了吗?”
  “……茶就好。”
  紫式部啪地落了座,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她似乎不是用的通用语,但是博学的法师总能听懂一两个词。就像镜子,就像空洞,就像红色。
  约瑟夫隐隐有种感觉,或许安宁的日子就随着这一下而一去不返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