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爱丽丝的白皮书】一个故事

warning:
梗源“眼镜少年的请求”
其他见c1
====================
Chapter.4
“你的眼睛真好看,”
他说,
“我能拥有吗?”
然后他就拥有了世界。
——《花与孩子》第二十四章
  你肯定听说过雅尼彻拉,这个美丽的国家。她有着世界上最漂亮的花田,整个王国充斥着花与树与太阳的芳香。
  尤克特拉希尔第一次去雅尼彻拉是在九岁。他玩着自己的棕色辫子,从眼镜里看见了整个世界。孩子们拿着木棍,在广场上玩着勇者斗恶龙的游戏,大人们坐在花坛边,谈论着今天小安妮家里又推出了上好的面包。到处充斥着幸福的气息。
  “尤克特,我们该走了。”
  他听见当代教皇——自己的父亲这么说。于是他应了一声,推了推眼镜便转过了身。与行人们相反的方向让他有些尴尬,他踌躇着步子,与教皇的距离越隔越远。
  当这个孩子反应过来时大人的身影只剩下了一个点。“嘿,等等我!”他喊了一声,因为声音太大而咳嗽。他开始向前跑。接下来的事情则发生的很突然,他在下个路口理所当然地撞上了行人,就连眼镜都飞了出去。附近的小声惊呼在尤克特拉希尔的耳朵里形成嗡鸣,他烦躁地甩了甩头。
  “你没事吧?”他揉着头问了一句——天呐,他被撞到的地方可真是疼。他似乎撞到了个女孩子,柔软的身体与闷哼声证明了这一点。噢,真是糟糕。
  “……没事。”尤克特拉希尔听见她说。他捡起了自己的眼镜,太阳穴旁的痛意依旧。他忍着眼泪看了看四周,人们笑着谈论着今天发生的事,从他身边走过,就像这里的事没有发生一样。而对面的小姑娘也爬了起来,她的手肘撞得通红,小巧精致的脸倒是让尤克特拉希尔的视线停了一下。而她的眼里一点儿眼泪都没有。
  “你是教皇吗?”
  她的问题让尤克特拉希尔愣了愣,四周依旧是吵嚷的街道,马车轮磨蹭着地面发出不算悦耳的吱呀声。今天太阳很大,莫名其妙的高温却让尤克特拉希尔感到了一点冷意。
  “……哦,抱歉,你现在还不是。”女孩眨了眨眼说,她那双迷人的绿色眼睛里闪着点狡黠的光,“你会是的。”
  “我当然会是。”尤克特拉希尔说,他忍不住加快了点语速,像是想显示出他的身份一样。
  女孩开始拍打裙子了,可怜的白裙子!那上面沾满了灰,“你会是的,但是你的父亲还没有完成他的使命,你就是了。”
  女孩的话把尤克特拉希尔绕的有点晕,“什么使命?”
  “你会是的。”女孩摇头说,“你是教皇,你会碰到一个异族,你将和他在空洞里会面,那本来是你父亲的使命,但现在是你的使命了。”
  她说完了就转过了身。尤克特拉希尔忍不住抓住了她的手:“喂,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女孩回过头,她的表情有点古怪。“你会懂的,”她说,声音轻的像是在念咒语,“你会明白的。”
  “求你了,快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吧!”尤克特拉希尔说,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孩儿的话很重要。女孩还是摇了摇头,“你会明白的。”
  然后她走了,和着人群一起。人们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尤克特拉希尔听见他们叫她芙丽兹赫殿下。教皇,他的父亲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开始指责他的行动缓慢。
  这是尤克特拉希尔九岁时候的事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