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爱丽丝的白皮书】一个故事

warning:
梗源“来自极北之地的巫师兄弟”与“故人重逢”
其他见c1
====================
Chapter.5
我曾见过你的样子,
我曾听过你的名字。
现在我站在你曾经拥有过的地方,
看着你在王座里沉睡。
——《王国挽歌》第十二章第七节
  现在是三月。罗斯林王国的积雪才刚刚解冻,四处都冒着冷气,被尚有残留的雪堆染上白色的烟雾在空中飘着,结成冰花,然后再次溶解。好吧,毕竟是初春,迈卡威的血族亲王抱怨地把脸埋进了黑风衣里。尽管是冷血,呃,动物,也会感到冷的啊。他把整张脸裹得严严实实,连银紫色的头发都看不见了,只留下一双紫色眼睛在外面。
  鹤见济·迈卡威走在阿祖城的街上。老实说,他其实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或许只是活了万年的老怪物突然想出来走走?或许吧。他想着,又踏出一步。初春的罗斯林懒惰极了,就像现在,将近正午时天上仍是白茫茫一片,太阳不出来倒是帮了他很大的忙。被冻裂的街上人很少,稀稀疏疏的,人们都裹得像是乌鸦一样。
  鹤见济动了动眼睛,他现在有些累了。他看了看四周,然后推开了名叫“清泉与松露”的酒馆的大门。
  “喔!欢迎光临!”吧台在右手边的摆放倒是和曾经没有什么两样。出来迎接的是个中年男人,“来点什么?”
  “……红酒。”他声音干涩的说。他还是不太习惯现在的通用语,喔,真是该隐在上!
  不过老板却没怎么在意。“两枚金币,老板。”他说,然后手脚麻利地转身倒上一杯红酒。鹤见济推过钱,拉下了衣领。“今天还真是冷啊!”老板说。
  这时酒馆里没几个客人,或许是因为天气太冷了。火炉里似乎炖着什么,噼啪的火苗声与传递来的鱼香倒是让鹤见济很是享受。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不太会做饭的老朋友。
  门又开了。经过一个冬天这扇木门又有些腐坏,摩擦的响声让老板心疼了好一会儿。进来的是对衣着一样的兄弟,个子不算高,不太乖顺的白发贴在耳边,一模一样的两对金眼里闪着光。鹤见济随着声音看过去,老板也习惯性地说了句欢迎光临。
  “老天!这天气都快赶上冰风角了!”其中一个抱怨着趴在了吧台上,要了两杯晨露酒。室内的吧台可是温暖了许多,他一下就发出了舒服的叹息。“你们是从冰风角来的?”老板随口问了句。两兄弟对视了一眼,“我叫特威达,他叫特威迪。”其中一个说,然后另一个接了话,“我们是从波特加来的,途经了冰风角。”
  “喔!愿四方之风指引着你们,旅行者。”老板说,他转过身放下了两杯晨露酒。两个人道了谢,他们的同步程度让鹤见济有点想笑。这下两个人似乎注意到了这位血族,他们又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大概是特威达,勾上了他的背——好吧,他似乎太小了,让这位身高接近六英尺的血族不太舒服。
  “Azuta're nune?(罗斯林古语:有何贵干?)”鹤见济挑挑眉,然后他很快的反应了过来,“……怎么了?”
  “嘿老兄,要不要听一下极北之地的故事?”特威达或者特威迪说,这时另一个也挤了过来,“你不知道,北方可真是个好地方!”
  接着他们讲了不少,从冰川巨龙的宝藏到雪原之花,从极北之地的岩浆到向高处流的水。看上去这些年世界倒是发生了不少变化,鹤见济想。“那你们为什么来这儿了?我是说,罗斯林。”
  “哦,事实上,我们得到了一个……呃。”特威达或者特威迪说,他看了看四周,这时人们似乎都有些疲倦,连老板都坐下来打起了盹。于是两个人压低了声音,像是精灵的密语,“我们得到了一个预言。”
  鹤见济有点感兴趣,“什么预言?”
  “这个倒是不太方便说,”“毕竟是预言。”
  两个人说。鹤见济抿了口红酒没说话,他也的确不太想强人所难。
  “不过我们来这里是来找人的。或许你听过他的名字,查尔斯·路特维奇·道奇森,或者说,刘易斯·卡罗尔?”
  鹤见济的动作顿了顿。酒馆里这时很安静,只有火苗的噼啪声在微弱的响着,提醒着众人秘密。事情似乎有趣了起来。
  “噢,当然。我当然认识。”他放下酒杯露出了微笑,“他或许正在瑞沃特待着呢,或许?我能闻到他的味道。需要我给你们引路吗?”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