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太敦】圣诞忆旧集

许久未更新只是因为我懒癌又犯了…【葛优躺

恩想在夏天写一个冬天的故事,就是这个啦。

BGM可选酷玩的Christmas Lights,没错这就是个安利,听起来都会让人心情变好u

ooc!ooc!ooc!

=================================

  十二月二十五日是圣诞节,这是世人所熟知的。在这天天神总会大发慈悲的给世界下一场大雪,年轻的情侣们将在雪中漫步,在拥有绿的像是春天的叶子的圣诞树下,海与灯光相连的琥珀色中互相拥吻,享受着这些白色精灵的歌唱,这是天神给他们的祝福。

  太宰治不喜欢在这天出门。“圣诞节,当然是要待在温暖的棉被里!”他这么说。这当然是遭到了国木田独步的怒吼,于是几乎每个圣诞都会爆发一次关于太宰治执行任务的争执,当然最后都是以太宰治获胜,中岛敦来打圆场收尾。

  说到中岛,老实说当初太宰向他告白时侦探社全部被吓了一大跳。毕竟那是太宰治,几乎泡过全横滨姑娘的情场老手。不过很快众人就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那可是太宰治,在他身上可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发生。

  那大概是四年前的事了,还记得那是中岛敦来侦探社的第一个圣诞节。那天也下了雪,白茫茫的一片像是种了满地的火绒草。那天侦探社闲得很,于是江户川乱步的派对提议便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

  中岛不太能在派对中融入进去,大概和他以前的孤儿院有关。不过连他自己似乎都不太在乎,这个刚刚成年的少年被起了层雾的窗户吸引了注意力,他把手覆在上面,顿时被冰冷的玻璃冻得一哆嗦。不过很快他就适应了这层温度,他在上面抹开,雾气便如同被他的体温拥抱住了一般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窗外金黄与红色的圣诞夜灯火。少年突然笑的灿烂,他笑的呼出了几口白气,重新遮住了那层光亮。然后他在上面写下了太宰的名字,接着是镜花,谷崎,然后是侦探社的所有人。最后他在末尾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画的很丑,嘴巴的部分还有些抖。

  太宰治看了他很久,在画到笑脸最后一笔的位置忍不住笑出了声。人虎少年的听力很好,于是这声笑声就将他的耳尖捂热了。您笑什么啊,太宰先生,他强作镇定的干咳着。

  “敦君真可爱。”一点没有前辈样子的前辈这么说,他笑的肚子疼,连紧紧缠着的绷带都要笑掉了一样。中岛敦先是愣了一下,有些气恼地把那些歪歪扭扭的字迹擦去了。他生气起来腮帮子会不自觉地鼓起,在太宰治眼里的确算可爱。

  “好吧,好吧,”太宰治眨了眨眼,走过去揉了把少年的头毛,“对不起啦。”

  这下中岛只剩下惊吓了。他的气一下就消了个完全,连忙抬头看着男人,“啊没事啦!我没有在生气……”

  中岛敦这时有些慌乱,因为室内的高温脸上红扑扑的,刚被自己揉过的头发乱成一团,而漂亮的虎眼中闪着莫名的光,那是只存在于圣诞夜的美丽霓虹灯。

  于是太宰治忍不住俯身亲吻了这个少年,带着他这一生从未有过的虔诚与喜悦。

  后来他们两个就开始了交往。说真的,这两人为什么会在一起连江户川乱步都没想通。但是这件事的确是发生了的,就在他们两个身上,或许只是爱神的一个小小玩笑,不过这个玩笑却是真真切切的。

  第二年的冬天尤外的冷,特别是圣诞,冷的连绷带都变硬了不少,这可让太宰伤心了好久。中岛敦最近很忙,侦探社有很多活等着他去干。太宰治头一次提起了点工作的干劲,帮他分担了不少,这可让国木田他们另眼相看了好一会,中原中也在路上遇见他时甚至因为“你是谁,你不是我记忆中的太宰治”和他打了一架。

  中岛敦听说了打架的事后笑了好一会儿,太宰治看着他笑忍不住也笑,中岛敦好奇问他在笑什么他却答不上来。少年也不去追问,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太宰治看着他拉出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条棕色的围巾然后又走了过来,接着那抹棕色就覆盖了他的视线。

  少年认真地帮他围着围巾,那上面还残留着他手心上的余温,大概是刚才沾上的。围巾的质感不算太精致,少许地方还有些结巴,大概是因为这是手作的。中岛给他围了两圈,把他的鼻子都埋了进去,惹得太宰治有些痒痒。他抬头看着收回手的中岛,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

  中岛敦认真地看着他,那双眼睛里甚至还有些紧张,直到确认了太宰治并没有露出不满的表情时才松了口气:他是真的叹了口气,连那一簇白色的长鬓角都晃了晃。然后他露出一个很小的笑容,脸上红扑扑的,和去年如出一辙的羞涩:“这是圣诞礼物。”

  哦哦。太宰治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他的目力很好,他老早就发现了少年眼角的青色。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突然地用力,将中岛敦拉进了他的怀里。然后他拍了拍少年的发顶。

  “谢谢敦君啦。”

  从此以后太宰几乎天天都戴着这条围巾,连入水的次数都少了许多,这倒是让中岛省心不少,却也觉得少了点什么。与谢野晶子一度期待着他哪天中暑,然而太宰治当然不会如她的愿,整天活蹦乱跳的喊着“殉情”,这可实在遗憾。

  然后是第三年的冬天,大概是因为去年的寒冷,今年的冬天算是暖冬。不过横滨的冬天再暖和也不会暖和到哪里去,毕竟这个镇子可是受着老天爷垂青的,就比如每年圣诞的大雪。今年的圣诞同样的飘下了雪花,夜晚的天空漆黑如墨,一直向远处延伸的黑到了彼方却成了藏青色。地面却是白的,天地之间是一副太极图,融合交错,最后在中间形成了琥珀与金色的圣诞夜霓虹。

  太宰和中岛就是在这种时候不小心掉下了河。那时他们正在回家的路上,四周都很安静,安静地能听见圣诞老人的铃铛声。他们不愿打破这种静默,于是唯有呼出的白气与脚下被踩的嘎吱嘎吱的雪有几分吵嚷。

  好安静啊,太宰先生。

  第一个沉不住气的是中岛,毕竟他还是个年轻人。太宰治嗯了一声,把少年的手牵地更紧。

  他们的身边是河,河也是无声的。水纹被灯火亲吻,最后黄金与橘红的涓流就一直淌向了远处的藏青。

  第一次发现自己喜欢上中岛敦是什么时候呢?

  是在那个仓库里看见少年被苍蓝月色包裹的时候?

  是这个笨蛋不由自主地抱住那个假炸弹的时候?

  还是什么时候呢?

  太宰治突然在想。人一心二用总是做不好事情的,就像现在,他的脚不受控制地一滑,然后就像打碎玻璃那样溅起了水花。耳边是中岛敦因为受到牵连而发出的惊叫,太宰治莫名觉得惋惜,看来这份宁静彻彻底底地被他们破坏了。啊,围巾湿掉了,这是他的第二个念头。

  最后两个人爬上岸的时候简直狼狈透了,衣服湿了个遍不说,附近的寒气也不停地侵入他们的体内。中岛敦像猫咪那样甩了甩湿成一团的头发,对太宰的微小训斥声里也夹带着一点哆嗦。太宰治看着他那副样子不自觉地发笑,然后中岛敦也笑了。太宰停下来问他笑什么,中岛却回答不知道。

  好吧。太宰治站起身,顺手把少年也拉了起来,不自觉地将他的手握的更紧。至于他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中岛敦的,管它呢,这样就好。

  对,这样就——

  “太宰先生!热气全部跑走了哦!”中岛敦的抱怨声把太宰治拉回了神,这个抱怨也与去年的如出一辙。太宰治拢了拢棉被,笑嘻嘻地回答了句不好意思啦,看了眼日历。

  啊,对哦,今天又是圣诞节。这是第四个圣诞,他们没有出门,没有聚会,也没有圣诞礼物。不,或许是有的,今天敦君吃了满满的一桶茶泡饭。他们没有拉起窗帘,窗外是熟悉的霓虹灯,黄金与橘红色的,大概是因为许久没有换新,它们的颜色有些黯淡,不过光芒却更甚。

  “所以说,太宰先生刚才在想什么啊?”中岛敦学着他拢了拢棉被,发出被暖和包裹的舒服“噗哈”声,好奇地探出了点头。太宰治哼哼的笑了两声,伸出一根指头,“你猜。”

  “诶——”少年失望地撇了撇嘴,太宰治顺手把围巾理好了,看着中岛敦这几年没多大变化的脸突然起了点恶趣味,“呐敦君,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中岛敦眨了眨眼,发出一声短促的疑问,毕竟现在除了他们两个可谁都没有。太宰治催促了一下,于是少年叹了口气妥协地钻出了棉被,凑近了男人。

  太宰治舔了一下他的耳廓。即便对方做过不少次这样的恶作剧了中岛敦还是一个激灵,他脸红了个通透,捂着耳朵挪开了一点。你干什么啊太宰先生!中岛敦说话都带结巴,太宰治还是笑,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出来。

  中岛敦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他别开眼,电视里正在放着市民们在神庙祈福的画面。然后不知道怎么的他也笑了。

  “你在笑什么?”太宰治问。

  “啊,圣诞快乐。”中岛敦回答。

END.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