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文豪野犬】横滨这座城市啊

全员向。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东西…总之挺难看的x

算是个随笔?

ooc!ooc!ooc!

========================

  现在我在横滨。一个海滨城市,这里的空气每天都被咸湿的海风充斥,我不敢说它是清凉的风,因为有时候它也十分的潮热。白色的海鸥早就不怕人了,附近老旧的广场上总有一些老人来喂食,他们总是蓄着白胡子,戴着顶满是油垢的帽子——有的是贝雷帽,有的是宽边帽,不过颜色都一致的深邃。满脸堆着笑,将皱纹挤得更深,然后伸出干枯的手,等着海鸥的停留。他们的手心里总有一些鸟食,有时候是白馒头。

  我知道每天都会有一个老人家来,每天下午,大概快六点的时候吧,他就会出现在广场的最偏僻角落。他大概五十的年纪,每天都砸吧着一根烟坐在那边喂鸟。他没戴帽子,一头银白色的头发格外显眼。我知道他戴着单片眼镜,镜片的反光很清晰。其实他看起来有些骇人,不是样貌,是气势,每天他身边都会出现两个年轻人,一个穿着时尚的宽大衣服,有着一头乱乱的头发,另一个穿的很精致,但是却戴着面具。有时候他们两个会打架,然后被老人家制止,我猜想他们是那位老人的孙儿,又自己否认了。我知道他们的长相,但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而我所看到的是他们在海鸥飞去那边的瞬间绽放的笑脸。我知道他们都在笑,包括那个戴着面具的孩子,他们的眼神骗不了人。

  我在这里,这是的的确确的。我正站在街道上,看着一个漂亮的金发小姑娘数着这里是几丁目,身后的中年男人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护着她。那个小姑娘似乎看见了我,她对我招手。于是我回以微笑,我猜想他们是父女,又自己否认了。横滨的街道很安静,但它的确是喧闹的。人群在喧闹,脚下的路却在沉睡。这时有人将它叫醒了,那是两个青年,扎着小辫子的,戴着眼镜的那个正揪着穿着风衣的黑发青年的领子,我看见那枚可怜的胸针随着皱了起来。奇怪的是戴着眼镜的青年在这时也不放下手里的本子,我想那本本子一定对他很重要。他对着被自己制住的青年训斥着什么,他身后突然露出影子的白发少年似乎在劝着驾。被揪住领子的人这时还在笑,他向我这边看来,似乎看见了什么美景。我忍不住回头,路的尽头是海平线。

  横滨的每条道路尽头都是这样的。我身边突然经过了一位小个子男生,他对我这么说,带着微笑。他的眼睛很小,学着那些私家侦探一样披着斗篷戴着帽子。而此时他正脱下帽子,像是对我行礼,接着又匆匆走过。横滨戴帽子的似乎不少,我看见街对面正走过一位牵着和服小姑娘,戴着礼帽的青年,他穿着黑色的礼服,橙色鬈发下是紧紧盯着脚下的眼睛,我猜想他和那位和服女孩是兄妹,又自己否认了。他们都在笑着,对着我,对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对着横滨。

  我想他们一定很爱这里。他们就这么走在横滨的街道上,向着未来,向着海平线。他们在唱着城市的歌,诉说着这里的故事。

  横滨这座城市啊。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