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几个段子。

熬夜写的...质量好低。
废人jpg.
===============
太安。幼儿梗。
  夏天,好热。
  安房直子眯眼看着太阳,阳光在她的视线里形成好看的光圈。她晃荡着腿咬着冒白气的冰棍,一些冰化成水滴到她的白裙子上也不在意。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身子弹了一下,然后把早就歪掉的白色发饰扶正了。笔挺的鼻梁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她的金色眸子里满是倦怠,连冰棍都不想咬了,似乎下一秒就要睡着一样。
  啪嗒啪嗒!
  不算太快的脚步声成了声音清澈的闹铃,安房的耳力不错,她很快就锁定了方向,向着院子的左侧看去。那里是条山道,福泽谕吉每天都让一些小孩子去挑水下来。
  啪嗒啪嗒!
  声音越来越近了,似乎还伴着孩子的愉悦哼唱。安房直子眯了眯眼,将才吃了三分之一的冰棍又咬了一口下来。
  “安房!”
  这声就特别熟悉了。从那边的树荫下钻出了个和服小孩儿,五六岁的年纪,和安房直子差不多大。他的脖子以下似乎都缠着绷带,不过有些地方却是脏兮兮的。他的脸很可爱,让人猜测长大后一定是个帅小子,尽管脸上也有些潮湿的泥土。
  “太宰……?”安房直子继续晃着腿,用很小的声音叫了一声,然后打了个哈欠。那个男孩,也就是太宰治像是听见了这一声一样,笑的更加灿烂。他踏着木屐啪嗒啪嗒地走到女孩身边坐下,安房这才发现他的手里捂着什么东西。
  太宰治发出炫耀一般地哼哼两声打开了手掌。那是朵桔梗花,是浅浅的蓝色,甚至还透着稚嫩的白。它完好无损地躺在男孩手上,上面还带着点初生的露水。
  “你不是喜欢花吗?这是最漂亮的那朵喔。”太宰治说,安房直子眨了眨眼,一把将手里的冰棍塞在了男孩嘴里,然后露出了这个夏天第一个笑。

王刘。王某的自述。
  我是在一个阴天遇见他的。我记得他的样子,金色短发不太乖顺的贴在脸上,蓝眼睛像是夜莺的祝福,高挺的鼻梁如同众神的滑梯,他从小就是个美人,这是不容置疑的。
  他小时候很爱哭,其他的孩子总是欺负他,说他是怪物,只有那个人会护着他,他叫鹤见济。他与鹤见的关系很好,大概是蝴蝶找到了遮雨棚。那些孩子们总是欺负他,很多时候会动手。他的身上总是青青紫紫的,偶尔还有鲜艳的红。看见这些时我的心就会像被玫瑰扎了一样的,他并不是个蛇蝎美人,我知道的。于是我像丢垃圾一样暂时的丢下了贵族的身份,我对他说你好,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对我笑了。他不是个蛇蝎美人,我知道的。
  他不喜欢谈起旧事,他觉得他迄今为止的前半生如同笑话,每一天上帝都会为他耍个把戏。我说不,那证明了上帝有多爱你。他说这不一样,但那双蓝色眸子却清澈的一如既往,像是被红茶的雾气蒙了眼,马上要哭了一样。他有时候像兔子。
  他有时候很像兔子,但其他时候更像猫。老实说除了鹤见大概没有什么人能撬开他心里那把该死的锁。我们几年前开始了交往,我提出来的,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答应了。随即我对托尔金说了这件事,他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都没说。
  我疯狂地迷恋着他,道尔在信里嘲笑我被他勾了魂,我想可能是的。我们像普通的恋人那样交往着,甚至有过做爱。我记得他的喘息,那比夜莺的歌声还要悦耳。他的身子很迷人,就像他的灵魂一样。我想我大概是中了毒,他就是那味解药,而这样大概会持续一辈子。
  我想我爱他,但我不知道他爱不爱我。这样大概会持续一辈子,我必须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写完这篇日记。

安房X森村的幼驯染。“今天我闲着没事就让森村给我讲个笑话结果那货还没开口自己就开始笑咿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划掉]
  安房直子七岁的时候森村诚一刚满十五,刚进入叛逆期的他却一如既往地安静。父亲对他说你是个大哥哥了,要照顾好妹妹,也就是邻家的安房。
  森村诚一其实不太喜欢小孩子,但这个不喜欢并不针对安房直子。首先安房直子的确讨人喜欢,不管是可爱的外貌还是软乎讨喜的性格,老实说他觉得安房笑起来像太阳花。不过更大的原因大概是这个乖巧的姑娘和他一样,他们两个都是异能者。
  如果要排序的话森村肯定觉得第二条比较重要。安房直子说她的能力叫小夜故事,这个名字很漂亮,总让人心情平静。或许也是这个缘故安房直子不太喜欢白天,太阳的耀眼总会让她的金眸子波动几下。
  这是发生在春天的故事。安房喜欢春天,当然森村也喜欢。安房是因为花,森村的原因就不太明朗了。那天是个好天气,太阳把小姑娘的裙子弄得暖烘烘的,森村被太阳的味道呛得连打了几个喷嚏。安房直子只是笑,然后发出“呼哇”的声音向后靠在了森村身上,手里摆着本童话书。森村诚一正在帮她理头发,随意瞥了一眼,那是不知名作者写的《手绢上的花田》。他想起来安房也有一条手绢,那上面画着蓝色桔梗花。
  安房喜欢花。
  于是森村开始了动作,他认真地扯下自然脱落的藤蔓开始了编织。少年知道如果自己摘花的话小女孩一定会生气。于是他开始编织,用着命运女神的纺织轮编成花环,然后戴在了靠在自己怀里睡觉的安房头上。安房直子睡得很熟,像是童话里的花仙子。森村不忍心叫醒她。
  森村诚一不太喜欢小孩子,但他喜欢安房直子。或许是因为安房在那一天的笑容太耀眼了,所以他也喜欢上了春天。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