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堆了灰的小号。

目标是千粉,有生之年。
总得有个念想呀。

【太敦】太宰先生每天死一次01

重置版√因为第一章不用改动太多,于是就先发啦w

以后可能是几章凑在一起发噢,没办法lof歧视2g网,破手机吃枣药丸[…]

ooc!ooc!ooc!
=====================
01
  太宰治染上了一种怪病。
  这是中岛敦不久前,大概就一周左右,发现的。那时正值下午三点,明明不是深秋却让人感到了几分凉意,那是寒若刺骨的。那天侦探社空闲得很,他无所事事的和这位前辈坐在自己家里,太宰治带来了来自远方的绿茶。男人坐在他的对面,垂眸看着放在自己身前的饮茶,微微透出点绿色的茶水不算太清晰地倒映出他的影子,呈墨玉色的瓷杯与本来清澈的眸子这时已经被水汽蒙上了一层雾。屋子里静的出奇,让中岛敦有些不安。烹煮中的味增突然发出了煮沸的爆鸣,给了少年一些安慰。
  “呐,敦君。”
  太宰治突然出声,吓了对面的白虎少年一跳,手中的瓷杯随着晃荡了几下,洒出一点清茶。中岛敦小心翼翼地拭去了茶水,抬头紧盯着男人的眼睛,背也不自觉挺拔了几分。太宰治一时觉得好笑,他舔舔干裂的嘴唇,随意扫了眼一直未动过的绿茶,伸出手指敲打着桌面。中岛敦仔细去听,似乎是和歌的韵律:“如果我真的死了,敦君会伤心吗?”
  “……那样的话太宰先生的愿望不就成真了吗。”听到这句话时中岛才放松了身子,回到了原来的姿势,回答也如同以往的千篇一律,似乎真切的松了一口气。不过这次太宰不同寻常的沉默了良久,这又让少年忐忑了起来。他偷偷抬头看着那位前辈,隔着桌子都能感受到太宰治的失望。这令这位新人少年又慌乱了许多,他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样啊……”太宰治最后叹了口气,咂了咂嘴,接着端起瓷杯准备润润依旧发干的嘴唇。他像是勾了勾嘴角,但又似乎没有。但是拜异能所赐,中岛敦看见对方突然地有些呼吸不畅,端着茶杯的手也在微微颤抖。您不舒服吗?他这么问了一句,眉宇间有些紧张。太宰治苍白的脸上勉强绽放出一个笑,这次是实实在在的。他想要说些什么,但他的手却突然无力地垂下,随之重心不稳地向后倒。这时的太宰狼狈极了,陶瓷茶杯摔在地上烂了一块,清绿色的汁液倾倒在榻榻米上,溅上他衣服的深色水渍实在显眼。
  “太宰先生!”
  中岛敦被这一下吓了一跳。他懵了一会儿,老虎的优良反射弧让他立马扑了过去,双膝接触到那凉透了的茶水时他狠打了一个哆嗦。他碰了碰倒在地上的前辈,那人却没什么反应,他安详地闭着眼,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少年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只手轻轻搁在男人的左胸上,迟疑了很久才落了下去。
  ……咦?
  那一处是一片死寂,滚烫的血液都没有任何回应。中岛敦突然心里一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心脏告诉他他的内心正在嚎啕大哭,连气管都被泪水堵塞,窒息感上涌到了泪腺,他想要哭泣却哭不出来。这是绝望吗?或许是,不过中岛敦没空想那么多。他连接下来该怎么办都不知道,只是不相信地把双手放在男人的左胸上,想要得到哪怕一点声音。这片寂静沉重的压弯了他的腰,中岛敦喘不过气来,此时他更像一个耳聋的音乐家,内心的节拍器擦的锃亮,但却丝毫没有声音。
  他手足无措。
  一秒,两秒,三秒。中岛敦想象着自己衰老的模样,那是个黄金色的午后,而他身边是坐着睡着了的太宰治。
  他手足无措。
  节拍器不停地摆动着,时间的确在过去。事后挂钟告诉中岛敦这时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他的腿已经发麻,像是爬着几万只蚂蚁,撕咬啃噬着他的血肉,要将他吞噬殆尽。但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他只是看着自己的前辈,那副好看的兽瞳似乎想要发现些什么。
  扑通。
  诶?
  中岛敦被这一声跳动惊醒了。他开始耳鸣,但他不管。他惊慌失措地低下头,把耳朵贴在太宰治的左胸上,想要听清那些真真切切的跳动。
  扑通,扑通。
  “哎哟,敦,你太沉了。”
  温热的手掌覆上他的发顶,一如既往的调笑与轻叹传进双耳。少年突然热泪盈眶,他呜咽出声,如同刚出生的小虎崽。大概就是那一刻他感觉到了吧,太宰治得了一种怪病。
  死亡的怪病。

评论(8)

热度(48)